《血觀音》剝洋蔥似的呈現人性邪惡面

Movie, 血觀音(台灣) / The Bold The Corrupt and the Beautiful(英文), 電影海報, 台灣

血觀音(台灣) / The Bold, The Corrupt, and the Beautiful(英文)

融合台灣多元族群文化為背景,以土地炒作背後的政商勾結運作為架構,描寫女性在這個以男性為主導的社會中的厚黑又腹黑生存法則。

入圍金馬獎7項獎項(尚未頒獎),其特色是結合多位演技優異女演員的演出,另有與台灣唸歌文化緊密結合展現出相當新鮮的表現方式。驚世駭俗的人物設定,適合喜歡描寫人性黑暗面作品的觀眾。

 

觀影情報

.上映日期:2017/11/24

.片長:112分鐘

.級別:輔導15級(15+)

.電影資訊:@IMDb(7.4/未滿百)、@豆瓣(無)、@爛番茄(無)

.主要獎項:金馬獎入圍(7)、金馬獎得獎(3) @2017年金馬獎

.官方網站:@臉書(4千+)

.片尾彩蛋:無

.請關手機:微笑唸歌團用唸歌仔的方式介紹電影內容後提醒大家關手機,很有趣。

.電影預告:官方 YouTube

 

(以下心得談及劇情,會影響您觀賞電影的樂趣,建議看完電影再看)

 

題材:土地炒作、古董買賣、滅門血案、臺灣唸歌、上流社會(官夫人);玉、馬術、公墓、黑金剛大哥大手機、白手套、KTV、蘋果、貓、火車、偷渡、冥婚、畫展、麝香貓咖啡、抽菸、酗酒、性侵、火車

電影背景:彌陀鄉(位於高雄)、秀山、麗水 | 約1997年 [附註1]

拍攝場景:日南車站、路竹車站、高雄糖廠、板橋林家花園

 

電影表現手法

臺灣唸歌

電影開場就很意思,是以「微笑唸歌團」(台灣歌仔說唱表演藝術家楊秀卿與其夫婿楊再興)在閻王殿布景中以「唸歌仔」開場。

這個表現方式很新鮮,除了記錄、呈現台灣的傳統說唱表演藝術外,呈現的方式也並非單純記錄而已,歌仔內容是與內容有呼應的,像是有段提到「三途川」(出自《地藏菩薩發心因緣十王經》),畫面帶到棠寧畫作上三人上頭的彼岸花(紅花石蒜),也就是說它不單純只是把故事講出來而已,而是跟劇情、美術是有連結的。能想到把唸歌藝術這樣放到電影中,我還是第一次看到。

微笑唸歌團的《唸啥咪歌》在去年拿下德國紅點設計大獎時,我就有注意到這種表演藝術,可惜它就像是多數民眾對於那些替台灣在國際爭光的人物或作品一樣曇花一現,瞬間就消失在大家的記憶中,能把這文化放到電影中,真得是很棒的構想。

另外電影也有製作「請關手機短片」,那個「啾咪」真的很有哏,它跟《唸啥咪歌》一樣,是年輕人投入創意去活化傳統藝術表演,這點也很令人讚賞。

有興趣的朋友可以逛逛:唸啥咪歌MV台灣微笑唸歌團 Facebook

 

至於閻王殿的設計,會讓我想到台灣首部類戲劇《台灣變色龍》(1997年)類型的作品,以台灣重大或離奇刑案為主,警世意味濃厚。加上那個時代台灣宗教警世氣氛超濃厚(像是廟宇裡頭有十八層地獄場景、廟宇裡頭擺放的書籍也多是描述地獄景象、食物沒吃完倒掉會被雷公劈外,下地獄後還得把那些食物吃完等等),看到這幕畫面時那個時代的回憶都湧現出來了。

 

畫面安排

電影中有幾幕畫面安排讓我印象深刻:

1, 有幕棠夫人跟縣長夫人在買布料時,能看到棠夫人是背著縣長夫人說話的,但當縣長夫人往前走時,卻是從棠夫人前方(畫面右側)走過來,原來剛剛的畫面是鏡子。至於為什麼要這樣安排,我認為跟電影核心「表面看到的,並非都是真實的」作為呼應。

2, 棠寧的那幅畫作(前導海報)看電影前我不知道誰是誰,但有幕畫面是 focus 在右邊那位眼下有痣的女生身上,下幕畫面是棠真(這才注意到她眼下有痣),是種畫作轉實景(不知道這專有名詞怎麼稱呼)的技巧。

3, 棠寧去接棠真放學時,透過火車行駛過的前景畫面去遮住後面發生的事。



 

利用剪輯技巧呈現片段事實

電影多次利用剪輯技巧,先呈現片段事情來誤導觀眾判斷,像是:

1, 棠真在看翩翩跟 Marco 親熱時,一開始只呈現她在學日文、翩翩說她很色,後段才完整呈現出翩翩說的話棠真都有聽到,她也因此得知棠寧是她媽媽。

2, 議長夫人問棠真話時套她話,問 Marco 有幫忙嗎,她一開始是不小心說溜嘴,後段才呈現出她在說溜嘴後有經過思考,還是選擇把 Marco 的事說出來。

3, 翩翩在病床上出異狀,棠真急忙跑出去求救時差點撞到媽媽,後段告訴觀眾,翩翩在病床上痛苦的向棠真求救時,棠真是刻意見死不救,而媽媽也把這一切看在眼裡,而棠真差點撞到媽媽時,並不是直接跑走,中間停頓了好幾秒。

 

剝洋蔥似的呈現人性邪惡面

這部電影中的每個角色都蠻恐怖的,角色特性也很鮮明,而電影是採用剝洋蔥的方式一層又一層的揭露每個人的黑暗面。

 

電影想表達什麼?

以「我都是為了你好」或「愛」為名,行控制之實。

1, 月影把棠寧與棠真當成是社交工具,不願看到棠寧的負面行為,出於關愛的角度遠不如她所呈現出來的形象會讓自己蒙羞。

2, 翩翩說深愛著 Marco,卻是把他的東西都扣留著不讓他離開。

3, 棠寧這個不算愛,她製造出喜歡對方的假象,控制著小清流與廖隊長幫她做事。

在這個還是以男性為主導的社會,男性可能會用權勢(像最近好萊塢爆不停的性騷擾與性侵案件)、金錢、暴力脅迫等方式去獲取他們想要的東西,這部電影則著重在女性可能會用不同的方式去獲得她們想要的東西。

 

呈現社會現象

1, 利用權勢賺取利益,政治職位位於上層的官夫人,會跟下屬官夫人在聚會互動時佔對方便宜,像是 (a) 跟你說你身上的首飾好漂亮,意思就是想要那個東西,識相的就自己送過來 (b) 高價把東西賣給你,一把紙扇要50萬

2, 土地開發炒作地皮,誘騙受害者(不一定是誰,有可能是中級職位的公職人員或政治官員)高價買下土地,期待瞬間轉手賣出獲利(片頭月影說一塊錢買進隔天一百塊賣出就是在誘惑議員投資),卻沒想到買下的是不會開發的土地。

3, 政商交易不露痕跡:多數能在檯面上被見到的政治人物或商人,不全然代表他們都是清廉乾淨的,很多交易都是不留痕跡的,像是用「觀音佛像讓你請回去拜」來暗示土地開發案要給予酬金,利用打翻的水來寫金額(喊價100萬被小清流要求提高到200萬)。這只是個「比喻」的象徵手法,有點在告訴觀眾說,你以為那些檯面上看起來清廉的政治人物每個都那麼乾淨嗎?他們只是比較聰明,做違法勾當沒留下證據而已。(當然還是有清廉的啦)

 

電影討論

棠真為什麼要窩藏 Marco?

純粹是個人感受與想法,棠真想把 Marco 從翩翩身邊給搶過來,原因可以是報復,可以是女性之間的競爭優越感,而搶的行為包括讓競爭對手受傷害(被議員夫人責罵)、死亡等。

可是在真的搶到手後(她親吻 Marco 時),又覺得她不想要了(我比較不偏向解讀成她發覺 Marco 不是真心的),只是這行為已經挑逗起 Marco 的欲望,進而把她拖到貨物車箱去性侵。後來她才會跳火車自殺,但沒死成卻斷了條腿(話說柯佳嬿最近怎麼一直被斷腿呀)。

 

棠真對月影的情感?

月影已經簽了放棄急救書,但棠真卻要醫生「救救她」(呼應片頭的新聞報導),有可能是種報復手段,要讓月影留著活受罪。

這邊「可能」有點在反諷,很多家屬為了「爭遺產」、「博得孝順美名」等,強制延長病患的性命,但病患在此時除了痛苦已沒有別的感受,電影反而把這編寫成是一種報復行為。

 

經典佳句

.先和解的人, 不是因為他怕輸,是因為他珍惜。

 

觀影感受

這點純粹是個人感受,楊雅喆導演的作品就我看過的《違章天堂》(2002年)《囧男孩》(2008年)以及這部《血觀音》來說,有幾點是我個人比較介意的。

 

時代背景與真實性

會覺得楊導的作品的故事背景比較虛幻,像《血觀音》若不是有拿黑金剛大哥大,它的背景時代若說是現代也可以。



常常會覺得楊導電影中呈現出來的各種現象的確是現實生活中會發生的,但總感覺有違和感,像《血觀音》在林家花園辦畫展那段,跳脫出電影內容來評論創作概念時我會認為是很棒的,很少有導演能用這種方式去呈現這個歷史古蹟建築,但在看電影時我會有種強烈「這種狀況不是發生在電影設定的年代與背景」的彆扭感受(不至於到出戲)。或是棠真看棠寧在樹林中性愛的場景,也會讓我有這種感受。

其餘像是台詞,也容易讓我覺得不夠生活化,它比較像是「寫作思維」的產物,而非日常對話。

 

不容易理解狀況

在看《血觀音》時會覺得不容易理解電影當下是要呈現什麼狀況,這個可能跟上面提到的有點關係,像是棠真在看棠寧在樹林中性愛的場景,因為覺得這種狀況不真實(不是說不會發生這種事,而是電影呈現出來的不容易讓我相信這些是真實的),因而不能理解這段是要表達什麼。

舉個例子,像《目擊者》(2017)甚至像《醉‧生夢死》(2015年),幾乎每一段我都能理解角色之間的關係、角色對話的內容、劇情,但在看這部電影時,這種幫助理解電影的要素是比較紊亂的。

 

附註1:

(a) 電影中有多幕出現黑金剛手機的畫面,這電信服務於1989年引進台灣,於2001年退出市場。

(b) 有幕 Marco 掉身分證的畫面,我看到的出生日期是民國66年(1977年),假設電影中設定他是20歲,那就是1997年。

(c) 唸歌仔那段會讓我想起 1997年左右台灣社會的樣子

 

演員介紹(有超大劇情雷,未看過電影別看呀)

Movie, 血觀音(台灣) / The Bold The Corrupt and the Beautiful(英文), 電影劇照

惠英紅 飾演 棠夫人/月影

這個角色呈現出一種還蠻常見的人格特質,對「愛情」以外的東西,包括親子女、朋友等都是可以犧牲利用的對象。我會想起新聞中很常見那種為了討好男友讓自己女兒被男友性侵、讓自己孩子被男友虐待,雖然只是一小部分的人會這樣,但確實有這種人格特質的人存在。有這種特質的人在生活無慮(男友不是變態或無利用暴力解決問題的傾向)的環境下或許還不會犧牲孩子,處在特定環境下就很容易。

她也是標準利用「我都是為了你好」當藉口,實則為了自己利益,這個利益包含很多層面,不讓自己蒙羞、把孩子當成社交工具等,電影中的情形比較誇張,但現實生活中也很常見,像是不希望孩子行為偏差讓自己蒙羞,透過孩子的優異表現(功課好、有禮貌等)來跟別人比較,獲得優越感或讚美,何嘗又不是把孩子當社交工具呢?

 

Movie, 血觀音(台灣) / The Bold The Corrupt and the Beautiful(英文), 電影劇照

吳可熙 飾演 棠寧

一開始觀眾看到她的行為是比較放浪形骸的,跟段忠與段義(看電影的設定有點像是她們家裡的長工)玩3P性愛、菸酒不離身、終日靠安眠藥入眠、「妹妹」棠真總是會避開與她互動、挑逗男人藉此獲得利益上的協助等。

中段除了揭示原來棠真是她「女兒」而不是妹妹外,也透露出她小時後曾被媽媽帶去國外與一個被她稱為是「肥豬」的男人陪睡,觀眾才恍然大悟原來她的行為是其來有自。

她對母親說「我就像是妳的包包,讓妳帶出去展示,現在人老了,妳就換一個(指棠真)帶出去展示」那句話,讓人覺得很悲情,常在新聞看到類似的際遇,有的女生小時候被父親強暴,這行為對她們造成非常大的負面影響,但當父親把對象轉移至其他對象(常見的狀況是:她的小孩)時,她們又會有一種綜合著被拋棄、吃味的複合感受,而不是因自己擺脫這種命運而開心,很複雜的情緒。

可以看出她除了因自小被母親培養成社交工作而利用他人、因成長經歷而行為較為負面外,她是比較不會為了自身利益而去利用別人的,也不會在受到傷害時選擇報復,是「外表行為放浪形骸,但內心最為善良純真」的代表。

另外從月影冷靜從容回她那句「不要隨便稱別人為肥豬」,這邊也是在諷刺許多政商名流行為舉止從外面看起來相當得體,但實際上做出來的行為卻是泯滅人性、醜陋不堪的。

吳可熙的作品我只看過《再見瓦城》(2016年),會認為她在這兩部電影中呈現出兩種個性截然不同的角色,沒能入圍最佳女配角很可惜,可能是評審對她的演技要求是高於多數演員的。

 

Movie, 血觀音(台灣) / The Bold The Corrupt and the Beautiful(英文), 電影劇照

文淇 飾演 棠真

這個年紀(或以下)的孩子若處在一個特殊環境中,往往能看出他們總是在觀察大人們的反應(像小孩知道哭鬧有糖吃就會繼續用這招、知道爸爸媽媽不答應的事可以去找爺爺奶奶等),從中找出最適合生存的法則,判斷力與經驗都不足、個性也還沒完全成形,容易被操控,棠真就是這樣的孩子。

棠寧要帶她走時,她大概知道那是「未知的艱困生活」,也有著對棠寧的厭惡與不齒,加上她也還沒有陪睡的經驗,不認為月影有棠寧說的那麼邪惡等原因,居然選擇當抓耙仔偷偷跟月影報告。

她是個標準「表面不動聲色,暗地裡思考、策畫」個性的代表,當她聽到翩翩在取笑她,她不是衝上去揍對方,而是等到後頭才報仇。當議長夫人問話她發現自己不小心說溜嘴時,思考後選擇把 Marco 的事供出來。在翩翩可能變成植物人時假裝很關心,實則找機會主動(偷偷拔管)或被動(求救時置之不理)報復。當棠寧要帶她走時,她能不動聲色的掰好藉口,偷偷跟月影報告等。

 

Movie, 血觀音(台灣) / The Bold The Corrupt and the Beautiful(英文), 電影劇照

陳莎莉 飾演 院長夫人(圖中,帶著珍珠項鍊者)

大久保麻梨子 飾演 議長夫人(圖右女性)

 

Movie, 血觀音(台灣) / The Bold The Corrupt and the Beautiful(英文), 電影劇照

柯佳嬿 飾演 長大後的棠真,大企業公司的老闆。

義肢那段有讓我驚豔到,雖然外國十幾二十年前就蠻常見的,但台灣電影似乎比較少有這種等級的電腦合成技術畫面,都是低成本考量為主,不會為了一幕可有可無的設定去用這種特效。

 

Movie, 血觀音(台灣) / The Bold The Corrupt and the Beautiful(英文), 電影劇照

王月 飾演 縣長夫人(圖左三女性)

典型「愛貪又要面子」的個性,明明是自己去凹別人的項鍊,卻又在那虛偽的說著對方送來項鍊讓她不知道怎麼處理才好。

 

陳珮騏 飾演 議員特助(圖右二女性)

標準「一秒變臉」的個性,電影中有出現兩段,一段是她對待上位者與下層的態度能在一秒變臉,一段是跟記者說話,前一秒還假惺惺的問對方要不要喝酒,下一秒馬上翻臉說「你還真的敢喝呀」。

這種人很恐怖,最難相處的主管就是無法預測其行為反應的,而且這種人永遠都不會真心對待別人。

 

Movie, 血觀音(台灣) / The Bold The Corrupt and the Beautiful(英文), 電影劇照

溫貞菱 飾演 林翩翩

「自視高人一等」的族群思想,認為別人是「賤民」。

 

Movie, 血觀音(台灣) / The Bold The Corrupt and the Beautiful(英文), 電影劇照

傅子純 飾演 警察廖隊長(圖中男性)

 

為避免文章過長,更多電影情報請看第2頁。

 

作者:闕小豪

近期公告:部落格剛完成架站,版面還有許多需要調整之處,若有發現任何錯誤也歡迎告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