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iyo 事件,無悔意者如何寬恕?

反Makiyo粉絲團

台灣最近因Makiyo日籍友人毆打事件計程車司機一事鬧的沸沸揚揚,新聞24小時追蹤播送,

但我對Makiyo不熟(不太追星),甚至要在Facebbok打「反M」才知道「Makiyo」要怎麼拼…

 

為什麼台灣民眾反應會這麼大?

1. Makiyo友人在大馬路上毆打司機後,棄之不顧

2. 友寄隆輝打人後,司機生死未卜,居然可以交保後離開台灣

3. 打人的先跳出來開記者會、先找好律師並且暗示說要告對方

 

這事在網路上以朱學恆為首,引起一片撻伐與抗議後,才限制友寄隆輝出境。

也是朱學恆用「威龍闖天關」來諷刺這件事,才讓社會大眾注意到這件事的荒謬之處。

 

而後隨著Makiyo一行人不負責任且不斷說謊,讓整個事件越來越嚴重。

首先是說手機弄丟,語言不通不能報警。(被戳破)

車上另外兩名友人躲起來。(居然是台灣藝人)

說有繫上安全帶。(被戳破)

說司機襲胸。(被戳破)

說沒踹司機頭。(被戳破)

以下省略Makiyo一行人謊言n則…

 

一開始全是撻伐Makiyo一行人的聲音,但隨後也慢慢有人站出來挺Makiyo,

理由是耶穌說過的那句話「你們當中誰是沒罪的,誰就可以用石頭扔他」,

也說一群人去指責一個人太過份了。

台灣是一個擁有自由言論的國家,聲音當然也會多元化,

每這人都能擁有自己的觀點,這就叫做自由;

每個人都會犯錯,多寬恕別人這意見也沒錯。

只是寬恕犯罪者,應當在犯罪者認錯的前提之下,

而不是還在不斷說謊,我們也得去原諒他,那不見得是幫他。

只是當初若沒有這些網友站出來相挺,這事件早就船過水無痕了;

指責犯罪這事本身沒錯,問題在於情緒有點失控了。

Advertisements


這件事鬧到整個台灣要仇日是誇張了,

新聞媒體整天播Makiyo的新聞而忽略新加坡地震也是誇張了,

我雖然沒有欣賞朱學恆,但如果不是他,這件事情很可能早就風平浪靜了,

只是事情鬧的太大,民眾的情緒無法平復,新聞媒體看到商機後更是瘋狂播送相關消息,

於是電視機打開,轉來轉去都是Makiyo相關的消息。

民眾想要的其實很簡單,那就是「正義的伸張」,(但得不到,所以事件無法退燒)

而媒體利用了民眾對說謊的憤怒感受,更是不斷追蹤放送相關新聞,

於是我們都花太多精神在這個事件上了。

 

對於丫子、湘瑩當時沒有出面制止朋友犯的錯誤(酒醉鬧事時),事後也沒有出聲,

這樣做雖然不對,但是要制止朋友犯的錯誤本來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這讓我想起《漢娜的遺言》這本書(心得),為了鞏固友誼,

我們常常選擇犧牲那個我們不認識的人,常常選擇犧牲正義。

不是認為丫子、湘瑩沒錯,而是覺得我們可以從中反思自己,對於朋友犯的錯,我們是不是也不曾阻止?

 

人渣

剛好最近在重看《獵人》,其中有一段是有個很強的盜賊團體「幻影旅團」,

他們為了想拿到手的寶物而不斷殺人,殺人過程毫無悔意與感覺。

即使如此,我想還是有很多漫畫迷喜歡幻影旅團。

只是《獵人》這是漫畫無所謂,拉到現實生活中,崇拜暴力者當偶像可就不是好事了。

 

台灣對於新聞的熱情度是有,但往往持續力就稍嫌不足了。

誰還Care當初反韓所要爭取的正義後續?

我們可以持續監督政府對於事情的處理方式,降低些熱度來關心更多值得花時間關心的事。

Advertisements
部落格作者:闕小豪 作者:闕小豪

近期公告:部落格剛完成架站,版面還有許多需要調整之處,若有發現任何錯誤也歡迎告知。

Advertisements

12 個回應

  1. 訪客 說:

  2. 魚日 說:

    正義?
    倒不如說是盲從。
    非當事人的我們,步了解他們,
    也不在場,也就不應該予以輿論。

    雖然不太喜歡自己發的第一篇相關新聞,
    但是Makiyo 事件魚日也有提供兩則新聞的觀點,
    其中可以看到眾怒,其實常常來自於主觀的"想法",
    毫無經過大腦的言語,慘之~

  3. 李家琳 說:

    寬恕犯罪者,應當在犯罪者認錯的前提之下 說的真對
    姑息暴力者是對?
    不應仇日 是個人所為
    咳呀 M女盡孝道在家陪有病媽媽 不是在外玩樂 就不會發生了

  4. 童鑑湖 說:

    對一個不曾真心悔改的人如何談得起原諒,哀兵之後一切照舊的情景,不曾斷過。
    陳進興…強暴、殺人累犯…..哪一個不是得到輕判後…繼續殺更大

  5. Rola Wei 說:

    深得我心~~

  6. dinosaurs 說:

    多謝捧場。

  7. dinosaurs 說:

    認錯的勇氣是需要花很長的時間培養的。:)

  8. dinosaurs 說:

    一個不對的態度(譬如酒後鬧人很有趣)沒有被事實的矯正、告知,終究是會鑄成大錯呀。=_=a

  9. dinosaurs 說:

    並不是所有不知情的事情都不能評論。
    而是我們講得應該是一件事,而非一個人,
    一件事應該怎麼做,而非一個人該怎麼做。:)

  10. dinosaurs 說:

    :)

  11. 怡君 林 說:

    說真的 我覺得丫子和湘瑩處境真的很兩難,怎麼做都不對,所以這次的事我覺得最該負責的就是ma和她的男友,本來施暴的就是他們這對公婆

    有人問,如果有一天你和朋友逛街,結果突然發現有個朋友居然偷了店家的東西,難道妳當下真的能立刻大義滅親主動報警指證朋友嗎?
    通常不會,通常你會不知道該怎麼辦,結果你的朋友事後被抓了,
    有人譴責妳為何不報警指證朋友的犯行,我想說其實不報警反而是最常見的一般人做法

    在我看來丫子湘瑩最錯的就是當下沒有制止ma的暴力行為,
    哪怕在一旁勸阻叫她別打了都好,
    至於其他的部分,我覺得他們的可責性沒那麼高

    責任多半還是在ma那兩人身上

  12. dinosaurs 說:

    太過正義的人,可能身邊都不會有什麼很熟識朋友。指責朋友犯錯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尤其當初以為這件事情不會爆發,人之常情就是會想說這件情應該是不了了之了。
    就是這樣嘍,要求別人很容易,要反思自己就很困難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