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的模特兒》與我的閱讀障礙

《母親的模特兒》

Black and White (母親的模特兒)

我不知道是不是只有我有這種「閱讀障礙」?

有一種小說,或許是太著重在文字功力的表現上,以至於讀起來過於平淡(故事性沒有起伏),常常讓人翻了幾頁就提不起勁繼續看而放下,而幾小時後或是隔天再繼續閱讀時,卻又找不到上次看到哪,總覺得這一段好像有看過又好像沒看過,那一段也好像有看過又好像沒看過。看這類小說就好像一夜醒來數次的睡眠一般,在迷迷糊糊間讀完,記憶也片片段段。

但畢竟我讀的都是翻譯小說,也無法斷然的說這就是本爛書。如果用水果的「新鮮度」來比喻「原著作者的寫作功力」的話,那「翻譯者」就好比是「運輸業者的運送過程」:好的小說透過好的翻譯,能讓人接近原汁原味去體驗那美妙的口感;但如果說好的小說遇到了功力不足的翻譯,就好像運送過程過長而腐爛的水果一般。

而當水果在消費者手上時,他只能知道這水果腐爛了,但不知道是太慢摘下(原著不優)抑或是運送過程過長(翻譯不良)。所以我的書籍評論只是單純去講述看完「中譯本」後的感想,若一本書好,除了作者厲害之外,翻譯者也絕對功不可沒;若一本書差,有可能是原著作者的問題,也有可能是翻譯者功力不足,當然也很有可能是我這個讀者的感受力太差。

即使是讀大師級作家的書,我也會有閱讀障礙,像是村上春樹的書我就讀超慢。但曾有過一個經驗是,讀完村上的書之後,剛好接著讀了一本台灣網路作家寫的小說,當下只覺得好像在看小學生的作品。雖然村上的書讀起來(後期進入狀況後)很能有共鳴,但展現文字功力型的小說不是我喜愛的(但亦不排斥)。

而《母親的模特兒》這本書給我的感受亦然,這書本開頭的大概前一千個字只是在說:克蕾拉因為母親茹絲病危而返回那個她不願回去的家。光這樣可以寫一千個字,其實也該佩服作者的功力,能把想像出來的環境描述的如此細膩;但是問題在於,把這些東西描述的這麼細膩要幹麼?

故事中的母親茹絲從小就選定了小女兒克蕾拉當她的模特兒,拍攝了克蕾拉一系列的作品後走紅;不過由於每張照片都是裸露的,隨著年紀增長開始對克蕾拉造成了困擾,於是克蕾拉就逃家且再也不回來了。個人會覺得故事設定上非常不足,像是茹絲是否是為了名氣而強迫克蕾拉拍照?書中沒有說明。還是說母親是基於愛女兒,所以選定女兒當作拍照的對象?但這點在書中也沒有說明。

至於茹絲只抓小女兒去拍照,冷落忽視了大女兒羅蘋這點,似乎要表達那種,父母關注在其中一個孩子身上時,對另一個孩子的打擊(克蕾拉姊姊),但在描述上也太過平淡。我會覺得同樣要表達這樣的想法的書來說,《姊姊的守護者》或是其作者Jodi Picoult其他作品來說,都相對的成功許多。

另外書中提到相當多美國現代知名攝影師的名字,感覺亦是很突兀;好像無法用文字順利描述出茹絲的攝影作品有多高竿,於是只能說茹絲家擺滿誰的作品來襯托出茹絲的地位。這不是一個好的寫作範例。

會覺得這是一本「完整性」相當低的作品,不管是茹絲、羅蘋還是克蕾拉,都還有非常多可以發揮的空間。

讓我印象比較深刻的是,提到茹絲雖然是要拍出孩子自然的樣子,但過程卻是十分刻意營造出來的。有拍過婚紗照的朋友應該都有印象,常常都要擺出很多不符合人體工學、會讓人非常不舒服的姿勢,才能讓照片看起來更具美感。相機雖然是發明來讓人「紀錄」下某一刻的時光的,但在追求「真實」以及「美感」的同時,大部分攝影者還是選擇後者而屏棄前者。

另一個讓我印象深刻的只是一句很小的對白,克蕾拉覺得不能因為自己討厭母親,就讓她的孩子失去親戚這塊資源(克蕾拉姊姊的家庭)。我覺得這次一個很正確的觀念,但鮮少有父母注意到。父母常常因為自己的喜好而擅自幫孩子決定事物,自己跟親戚處不好,連帶的也要小孩跟著做,且覺得自己的作法是正確無誤的。這一點的確值得天下的父母親好好思考一下了。

 

《母親的模特兒》

閱讀途徑:朋友借我

 

【書籍資訊】

《母親的模特兒》(Black and White)

作者:Dani Shapiro(丹妮.夏彼洛)

譯者:羅珮芳

出版:2009年01月11日(麥田)

 

【內容簡介】(摘自書面)

媽媽,若這是妳愛我的方式,我能否說「不」?

在母親的照相機下,我成了高掛在美術館的黑白裸影。
我赤裸著,嘴裡含著玩具蜥蜴,一腳跨在浴缸邊緣。
在那宜人的夏日氣息裡,我如此想討好母親,我願意做任何她要求的一切。
只是,媽媽,這是母親對女兒至深的愛,抑或藝術的獻祭?妳的傑作換來的,卻是我傷痕累累的童年。

(以下摘自書背)

當愛恨難以分解,唯有透視過往的傷口,我們才能明瞭,或許,誤解衝突逃離的另一面,是細微難辨的愛……

克蕾拉不知道對母親的感情,究竟是愛,或是恨。

Advertisements


當年,她的母親茹絲拍攝的「克蕾拉」系列作震撼各界,一舉成名,引來萬千注目。隨母親盛名而來的,卻是瀕臨破碎的家庭。克蕾拉看著自己成為八卦小報焦點,受盡同儕嘲笑,顛簸走過青春期,繼而逃家多年,隱姓埋名,也千辛萬苦建立了自己的家庭,縱然夜深總是噩夢連連。

傷痛深埋的十四年後,一通電話稍來母親臨終的消息。她的心憤怒不平,卻也糾結著對至親的不捨,克蕾拉如何面對?將做出怎樣的抉擇?

故事靈感源於美國著名攝影家Sally Mann的一系列照片,本書作者丹妮.夏彼洛以才華洋溢的說故事能力,帶著樂觀、富同理心的眼光來處理母女關係的尖銳議題,讓親子羈絆裡的黑白是非一一顯影:愛有多深,恨就有多深,交雜其中的痛楚雖難以究責,也難以釋懷。然而一旦我們終於正視,彷彿也感同身受,和克蕾拉一同來到與過往和解的大門前,一路走來曾有的孤寂與眼淚都獲得撫慰。

 

【原著】

Black and White

Black and White

意思是黑與白,台灣翻譯成母親的模特兒。

 

如果您覺得寫得不錯,或是對您有幫助,請別客氣的留下回應或點個讚。

若喜歡這篇文章,也歡迎各位朋友用「轉貼連結」或「分享」的方式轉貼文章。

 

延伸閱讀

.所有的讀書心得請點分類:讀書心得只列標題

.這些年還有什麼好書:闕小豪的推薦書籍名單 2005~2009

Facebook 轉貼連結技巧

.追蹤這個部落格的文章:闕小豪 on Facebook 或 闕小豪 on Google+

Advertisements
部落格作者:闕小豪 作者:闕小豪

近期公告:部落格剛完成架站,版面還有許多需要調整之處,若有發現任何錯誤也歡迎告知。

Advertisements

2 個回應

  1. 王小望 說:

    姊姊的守護者好看的要命!!!
    然後翻譯真的會影響一本書的閱讀慾望

  2. dinosaurs 說:

    呦,沒想到小望妹妹也喜歡《姊姊的守護者》啊。而且,看到妳的留言實在太開心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