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念我自己》關於生命中的那些脆弱

Movie, Still Alice(美.法) / 我想念我自己(台) / 永遠的愛麗絲(港) / 依然爱丽丝(網), 電影海報, 台灣

Still Alice(美國.法國) / 我想念我自己(台) / 永遠的愛麗絲(港) / 依然爱丽丝(網)

看電影我總會建議讓自己全然空白去看,全然的感受完一部電影所帶給你的一切後,有興趣再去讀讀別人的感受。

原以為這部電影會是描述阿茲海默症病情惡化的過程中,所帶給身邊的家人各種的感傷;

但這部電影不是那種走高感傷、劇情起伏大、悲慘事件層出不窮的路線,其實電影更著重在「病患本身的各種情緒感受與想法」。

我認為有些人生歷練的觀眾,心思細膩的觀眾,更能感受電影所要表達的生活經驗共鳴,尤其是關於生命中的那些脆弱。

 

觀影情報

.上映日期:2015/02/06

.片長:101分

.級別:普通級(0+)

.電影資訊:@IMDb(7.5/84,199)、@爛蕃茄(88%/169)、@臉書專頁(7萬+)

.片尾劇情:無

.得獎紀錄:奧斯卡入圍(1)、奧斯卡得獎(1) @ 2015年奧斯卡

.電影預告:預告

 

 

(以下心得談及劇情,會影響您觀賞電影的樂趣,建議看完電影再看)

 

題材:早發性阿茲海默症、演員夢、自殺;Words With Friends(手機APP)[1]、正子掃描、人工受孕

電影背景:哥倫比亞大學

附註1:看到遊戲畫面時,我就想說是不是Zynga公司推出的遊戲「Words With Friends」?但因為沒玩過所以不確定;第一次是聽愛麗絲提到這遊戲時發音似乎是「Words to Friends」,第二次大女兒提到時發音則是「Words With Friends」,有玩過的朋友可以幫忙確認一下嗎?感恩。

 

病患罹患疾病的心理變化

每個人在罹患疾病時的心理變化都會有細微的差異,但有許多心境過程都是相似的,電影中有表現出來的部份有…

 

不想讓家人知道

多數人在生病時都不會在第一時間就讓家人知道,尤其是自我要求較高、害怕為他人帶來困擾這種個性的。

愛麗絲第一次救診並未與家人一起前往,醫生要求她帶家人但她第二次仍未找家人陪伴,直到逼不得已第三次才找丈夫陪同。

 

害怕疾病會遺傳,還是得讓家人知道

我想幾乎全天下的媽媽應該都怕過把不好的基因傳給下一代,從不影響健康的小事「外觀奇異之處」(拇指外翻),到會影響孩子一生的先天性疾病。

那種愧疚對媽媽來說,幾乎跟殺了一個人沒兩樣。

Advertisements


從哪邊能看出來呢?愛麗絲個性還蠻強硬的,從她多次跟小女兒爭吵可以看出,加上多數為人父母者通常不會輕易像子女認錯低頭,愛麗絲不太像會輕易道歉的人。不過當她得知這種疾病會遺傳時,她馬上說出「Sorry」,在得知大女兒確定有被遺傳到時,她也是不斷的道歉。

老實說,我們每個「置身事外」的人都能清楚知道,誰願意自己身上帶著不好的基因,還把這樣的基因遺傳給下一代?當母親這個角色,對於孩子的連結,就是會把這當成是自己的錯。

也因為如此,她還是得向家人宣佈自己的疾病,讓孩子提前篩檢做好心理準備。

 

無法放手「既有的能力」

當愛麗絲開始在課程上忘東忘西時,學校主管告訴她學生的反應時,她非常想要保有這份工作。我會覺得那不是因為生計,而是因為無法放手「既有能力」的失去。

這有點像假設醫師跟我們說我們雙腳癱瘓了,我們一定還是會拼命想要去靠雙腳步行,不願意去接受本來所擁有的能力(或健康的身體)就這樣消失了。

對愛麗絲來說,教書就是一種能力,她不願意被宣告這種能力消失了。電影在這些狀況的陳述是很平淡的,有所類似生活經驗的觀眾比較容易有共鳴。

 

害怕被歧視/與人不同

愛麗絲有天晚上跟丈夫有約,但她故意晚回家,跟先生吵了一架(其實這段「劇本」上表現的不夠好),真正的原因就是她不想在中人面前出糗(忘記別人是誰)。

不難想像她原本是個走到哪都受人尊敬,被稱為老師/博士的人,現在突然會被當成怪異/有問題的人,心理上當然不容易接受。

 

接受事實、面對、後續處理方法

愛麗絲蠻快就接受自己的厄運,她也下定決心當自己無法回答出「住哪裡、生日、大女兒姓名」時,就要自殺。

她先騙醫師說自己的安眠藥藥效不夠,要醫師開最強的給她(愛麗絲也有這方便的常識),打算用來自殺時使用。

 

自我安慰

當一件事情無法改變,人又不可能一直不去接受她,這時就會找出能說服自己的方式來自我安慰。

愛麗絲用媽媽告訴她:蝴蝶生命雖然短暫,一生卻很亮麗光彩,來為自己的生命做出定義。

 

家屬的情感

配合演出/同情/包容

阿茲海默症最讓人痛苦的,往往是病患家屬需不眠不休的看照,以及被病患(摯愛)忘記這兩件事。這在電影中描述的不多,如果想找這方面的電影可參閱:《去看小洋蔥媽媽》(ペコロスの母に会いに行く, 2013)

電影中有出現的大概是丈夫在愛麗絲找不到廁所尿褲子時帶她去換褲子、不厭其煩的回答愛麗絲才剛問過的問題等。

 

照顧 與 堅強

照顧病患有件事情很痛苦,就是你得看到摯愛呈現出最糟糕的一面,包括憔悴面容(所以愛麗絲在鏡子上塗牙膏)、尿褲子、忘了你是誰等等;我想這也是丈夫為什麼堅持要遠赴他鄉就任的原因之一,因為不忍心看到妻子的樣子。

這個也可以從丈夫有對小女兒說「你比我堅強」這點可以看出。

 

對於阿茲海默症的描述

一開始先是說話說到一半時忘記特定單字。

Advertisements


在熟悉的地方迷路(跑步時)。

失眠。

被告知要記住特定單字,中間聊天幾分鐘後,得再說出剛才的單字,卻記錯(診療過程)。

忘記身邊關係較遠的人的名字(兒子女友)。

忘記事情頻率增高(教學)。

發問過的事情馬上忘(星期日女兒要來造訪)。

對自己正在做的事情缺少認知能力(偷看女兒日記卻不知情)。

數個月前的事以為是昨天發生的(找手機)。

生活技能喪失(綁鞋帶)。

不認識每天生活接觸的人(以為居家看護是陌生人)。

 

演員介紹

Movie, Still Alice(美.法) / 我想念我自己(台) / 永遠的愛麗絲(港) / 依然爱丽丝(網), 電影海報

茱莉安·摩爾/Julianne Moore 飾演 愛麗絲·霍倫/Dr. Alice Howland

 

Movie, Still Alice(美.法) / 我想念我自己(台) / 永遠的愛麗絲(港) / 依然爱丽丝(網), 電影劇照

亞歷·鮑德溫/Alec Baldwin 飾演 約翰/Dr. John Howland,愛麗絲的老公。

 

Movie, Still Alice(美.法) / 我想念我自己(台) / 永遠的愛麗絲(港) / 依然爱丽丝(網), 電影劇照

凱特·柏絲沃/Kate Bosworth 飾演 安娜/Anna Howland-Jones,愛麗絲大女兒。

 

Movie, Still Alice(美.法) / 我想念我自己(台) / 永遠的愛麗絲(港) / 依然爱丽丝(網), 電影劇照

尚恩·麥克雷/Shane McRae 飾演 查理/Charlie Howland-Jones(圖左),安娜的老公。

 

Movie, Still Alice(美.法) / 我想念我自己(台) / 永遠的愛麗絲(港) / 依然爱丽丝(網), 電影劇照

克莉絲汀·史都華/Kristen Stewart 飾演 莉蒂亞/Lydia Howland,愛麗絲的小女兒。

剛看到她時,只覺得這女生好正,不就是《暮光之城》系列電影(Twilight, 2008~2012)電影的女主角嗎?因為我也沒有事先獲得電影資訊的習慣(連電影海報都不會看),還蠻意外這部電影有她的。

克莉絲汀·史都華的戲份很多,但她有點無法勝任詮釋這個角色,加上劇本的編寫與呈現上也有點弱,以至於有兩段我幾乎是無法透過克莉絲汀的演技得知電影當下想表達什麼:一段是全家人去看她演出舞台劇,一段是她跟媽媽吵架後隔天想到道歉。她的演技讓我看不懂她是真的誠心懺悔還是在說風涼話,得從前後的台詞去推敲。

很多人都說克莉絲汀·史都華演技很糟糕,但我也有只看過《廢柴特務》(American Ultra, 2015),在看那部電影時這種感覺並不強烈;我也不想因為大家說她演技爛,就跟著這樣去諷刺她,我想要自己去感受她的演技。那部也沒有什麼需要發揮演技的地方,但這部就蠻明顯能感覺到,她連把劇本上文字所要傳遞的情感給詮釋完整都有問題。

很多在看完一部自己很喜歡的電影時,總會希望這部電影是擁有多項肯定的,像是能入圍各界各大電影獎的多項獎項;但就我現在的觀影經驗來看這部電影,整部電影的製作表現上,真的只有茱莉安·摩爾的演技是比較優異、突出的;在觀影的情緒感受上,還蠻多點都觸碰到我的淚腺,不過並沒有「年度最感人電影」這個獎是吧?

 

Movie, Still Alice(美.法) / 我想念我自己(台) / 永遠的愛麗絲(港) / 依然爱丽丝(網), 電影劇照

Hunter Parrish 飾演 湯姆/Tom Howland(圖右),愛麗絲的兒子。

這演員好帥呀!

 

為避免文章過長,更多電影情報請看第2頁。

Advertisements
部落格作者:闕小豪 作者:闕小豪

近期公告:部落格剛完成架站,版面還有許多需要調整之處,若有發現任何錯誤也歡迎告知。

Advertisement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