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聲》劇情解析

Movie, 곡성(韓國, 2016年) / 哭聲(台灣) / The Wailing(英文), 電影海報, 台灣, 橫版

《哭聲》(곡성, 2016年)是一部從表面劇情上看起來會有很多疑問的電影,同時也被認為劇中擁有大量的暗喻的作品,以下透過故事時間軸來分析劇情。

 

劇情解析

1, 他們就驚慌,感到害怕,以為看到了幽靈。 耶穌對他們說:「你們為什麼驚慌不安?為什麼心裡起疑惑呢?你們看我的手、我的腳,確實是我。摸我看看!幽靈沒有骨,也沒有肉,你們看,我是有的。」

片頭字幕的文字是引用《路加福音》第24章,36~49節在講「復活的確據」,電影只有引用37~39節:

36 在他們說這些話的時候,耶穌親自站在他們當中,對他們說:「願你們平安!」37他們就驚慌,感到害怕,以為看到了幽靈。38 耶穌對他們說:「你們為什麼驚慌不安?為什麼心裡起疑惑呢?39你們看我的手、我的腳,確實是我。摸我看看!幽靈沒有骨,也沒有肉,你們看,我是有的。」40 說了這話,他就把手和腳給他們看。41 他們又驚又喜,還不敢相信的時候,耶穌對他們說:「你們這裡有什麼吃的嗎?」 42 他們遞給他一片烤魚,43 他拿過來,當著他們的面吃了。

44耶穌對他們說:「這就是我還與你們在一起的時候,對你們說過的話:摩西的律法、先知書和詩篇上所記的有關我的一切事,都必須應驗。」 45於是耶穌開啟他們的理性,使他們能領悟經上的話,46又對他們說:「經上這樣記著:基督必須受難,然後在第三天從死人中復活,47 並且人要奉他的名宣講為罪得赦免的悔改,從耶路撒冷開始,直到萬國。48你們就是這些事的見證人。49 看哪!我要將我父所應許的差派到你們那裡。不過你們要留在城裡,直到領受了從上面來的能力。」

  • .個人會覺得這段話跟劇情是矛盾的,日本人對著德基說出「你看我有骨也有肉,怎麼可能是靈魂呢?」,但他確實就是惡靈呀!這不是打臉了前面的引言嗎?或者說,電影是想表達惡魔也是有骨有肉呀。我想到比較合理的解釋是:驅魔電影的核心常常表達出惡魔會去誘惑人們,你相信什麼,他就是什麼去誘惑你、誤導你、困擾你。德基是輔祭,對聖經有著一定程度的熟悉,用他最核心的信仰去誤導他。

 

2, 日本人在釣魚

  • 這邊是要呼應後頭「惡魔放餌」的論點。

 

3, 種人蔘小趙的老婆被殺了,鍾久來到現場,兇手興國眼神反白、全身充滿血泡。鍾久發現柱上有骷髏草。

  • 這邊會讓觀眾以為這是殭屍類型電影,受到感染的人類變成殭屍後開始攻擊其他人類。同時又採用「兇嫌可能是吃了蘑菇」來製造懸疑。
  • 這邊也帶出了詭異症狀的固定模式:犯案者渾身血泡、精神恍惚,會用刀殺害全家人。

 

4, 調查興國的住處,有個類似鳥巢由樹枝鋪成的床、四週點著白蠟燭、地上有隻死烏鴉,接著出現片名「곡성」。

  • 곡성 是電影背景所在地點「谷城」,但這個字也有「哭聲」的意思。

 

5, 一名男子在山間採集時遇到全身赤裸只穿著褌的日本人在生食鹿肉,後來才發現原來這是成福「聽來的」故事。

  • 對照後面的故事,這個人就是炳奎,但看劇照不確定是不是同個演員,我不太會認人。

 

6, 鍾久跟成福值班時停電,門外有名全裸的女性(這裡有露點)。

 

7, 鍾久跟妻子在車上啪啪啪被女兒看到,而後他帶著女兒去買髮夾,也買了些零食要賄賂他。

  • 這邊鍾久跟女兒的反應有讓我稍微誤會劇情,以為鍾久在偷吃,但實際上應該是他妻子。

 

8, 一家民宅發生火警,鍾久被女主人咬了,他想起這女主人就是停電那天站在門口的女性。一名警察在旁邊提到說,死者不是死於火災,是先被刀子殺死的。

  • 這邊有誘導觀眾往殭屍方向去理解。
  • 第二起固定模式:不知是什麼毛病,後果一樣是殺了全家。

 

9, 女主人在樹幹上吊自殺,炳奎(?)告訴鍾久,女主人被日本人強暴過。

 

10, 鍾久、成福再度前往火災現場,有個眾人都不認識的白衣女子朝他們附近扔石頭。鍾久叫成福去醫院查資料,這時白衣女子告訴鍾久,她有看到命案經過,是女主人持刀殺了所有人,那個日本人是魔鬼,他會出沒在受害者附近拍照。鍾久打電話給成福,說是找到證人了,要他馬上回來。白衣女子消失在屋內,鍾久追逐後仍不見人影,但在門外看到日本人,然後嚇醒。

  • 丟石頭這點多數人的解讀都跟《路加福音》第8章,耶穌說「你們中間誰是沒有罪的,誰就可以先拿石頭打她!」有關。
  • 這邊有呈現出一個詭異現象,白衣女人為何會出現在案發現場,有暗示她不是人類的意味在。
  • 鍾久做惡夢醒來這點,看完整部電影後還是會有疑問:如果他是做夢,應該這整段都是夢,但看來劇情不是這樣;如果是真實的,那應該拍出他被嚇暈後送回家的過程。另一個可能就是電影利用這樣的剪輯來嚇人,只有遇到日本人這段是夢,我不太喜歡這種表現手法,曖昧模糊不清。
  • 仔細看會發現,白衣女子身上的綠色外套上頭繡著朴春裴(?)。

 

11, 鍾久認為日本人一定有問題,要炳奎帶他們去他看到日本人的地點,要接近日本人住處時,炳奎不願再前進後摔倒,站起來後又被雷劈。

 

12, 把炳奎送往醫院時,發現第一件慘案的兇手興國全身抽筋,身體折成奇怪的形狀(我還以為有異形會從胸腔中跑出來),有點像《大法師》(The Exorcist, 1973)那樣,最後死狀悽慘。

 

13, 鍾久跟成福跑去喝酒,隔壁桌的女人脖子上也有血泡。

 

14, 鍾久回到家後,女兒孝珍正在哭喊掙扎,說「有個阿姨一直想進來」。隔天起床後孝珍食量突然變得超大,丈母娘提到她知道一個厲害的巫師,打算要找巫師來幫忙。

 

15, 鍾久找上成福,與成福懂日語的侄子德基要一起上山去找日本人。上山後到了日本人住處,日本人不在,他們發現住處有間密室,裡頭擺滿那些出事的人的照片、擺有羊頭的神龕、白蠟燭、面具、春宮圖,還有孝珍的鞋子。

 

16, 鍾久回家後詢問女兒是不是有跟日本人接觸,但女兒開始說話口氣丕變、凶狠。鍾久深夜跑到女兒房間拿出他的記事本,上頭畫滿血腥恐怖詭譎的圖案,看到一張像是日本人趴在地上的(如同一開始進食鹿肉)畫面。他掀開女兒睡衣時發現女兒大腿上開始出現血泡,女兒這時醒來,開始破口大罵鍾久是變態。

 

17, 鍾久帶著德基上山找日本人,這次有遇著,他問日本人:室內的照片呢?(對方回答燒掉了)、來這個村莊幹嘛(回答旅遊),鍾久警告日本人要他在期限內離開這個村子,並且殺了日本人的狗。

 

18, 隔天一大早鍾久家門口就被掛了一隻死羊,鐘久下定決定要請巫師。

 

19, 巫師逸光來之後看了孝珍,又來到院子,說醬油缸有問題,打破後發現裡頭有死烏鴉。

 

20, 逸光開始進行薩滿教的驅魔儀式,孝珍非常痛苦,逸光說這個鬼是他遇過最厲害的一個。

 

21, 鍾久隨著逸光來到他住處,談論到做法費用要一千萬韓元(約26萬台幣),這邊有幾個對話:

Advertisements

(a) 鍾久:那個日本人是活人,你怎麼說他是鬼呢? | 逸光:他曾經是活人,現在不是人。

(b) 鍾久:鬼為什麼要挑上我女兒呢? | 逸光:你在釣魚時會知道自己會釣到哪條魚嗎?他只是放出誘餌,剛好你女兒被釣上了。

  • 這邊能看到逸光也穿著褌布。

 

22, 朴春裴家發生命案,警方懷疑失蹤多日的朴春裴是兇手。

 

23, 日本人在貨車上發現全身血泡的朴春裴已死亡,身上滿是蒼蠅。日本人跑到市場上買烏鴉。日本人在瀑布下淋身,白衣女子躲在角落偷看。

 

24, 這邊分成兩線交錯,逸光開始幫孝珍做法驅魔,用的是薩滿教的儀式,使用公雞,孝珍表情痛苦,身體不自然扭動。日本人也在做法,這邊有帶到他在朴春裴死去的貨車週圍擺滿蠟燭。

當逸光在釘木樁(長栍)時,好像真的對日本人產生影響,日本人相當痛苦,但因為孝珍痛苦的喊著要鍾久停止做法,鍾久不忍心女兒一直痛苦,出去阻止了法事。日本人似乎因此留下一條命苟延殘喘著,這時白衣女子出現在日本人屋前。

  • 以上是直接從表面劇情解讀,有觀眾認為電影利用蒙太奇手法讓觀眾把兩件事串連起來解讀,但實際上兩件法事是不相干的,不過我認為這種解讀還是有很多問題沒能釐清。

 

25, 鍾久跟隨德基去找教堂神父,但神父無解。鍾久拉上一群朋友去找日本人,結果遇上殭屍朴春裴,這個殭屍跟其他電影設定的不太一樣,即使被齒耙整個插在腦袋上了也沒事,最後卻莫名其妙倒下。

  • 殭屍這段蠻跳tone的。

 

26, 鍾久等人發現日本人,追到山頂上去,日本人躲在岩壁下,被白衣女子發現後兩人開始追逐。

 

27, 鍾久回程在雨中開車時撞上物體,下車查探後是日本人,於是把屍體丟到山下,白衣女子在山上觀望著一切。

 

28, 在餐廳脖子有血泡的女子跑來找逸光,隨後該女子掛掉。

 

29, 鍾久回到醫院探視女兒,女兒已恢復正常,他拒接逸光的來電。

 

30, 此時換成福出事,殺光了家人。

 

31, 逸光來到鍾久家,遇到白衣女子,開始吐出大量鮮血。逸光回到住處求神明保佑,但蠟燭熄滅,他收拾好法器後想逃離谷城,在路上遇到大量飛蛾,車輛失控。逸光又往回走,並打電話告訴鍾久:他看過惡靈了,惡靈不是日本人而是女鬼,日本人也是巫師呀。

  • 這時白衣女子穿著餐廳女子的外套。
  • 玩反轉,原來白衣女子才是惡靈。

 

32, 鍾久回家後找不到女兒,在路上遇到白衣女子,白衣女子要鍾久不要問她是誰,她想保護他女兒,要他雞鳴三聲後才能回家。

但逸光卻告訴鍾久白衣女子是女鬼,加上他在地上看到女兒的髮夾,陷入不知道要相信誰的猶豫中,最後他還是選擇相信逸光,跑回家去。

 

33, 德基目睹叔叔家慘狀後,在山洞裡找到日本人,德基說日本人是惡魔,日本人回他你已經認為我是惡魔了,才帶著鐮刀來,我說什麼你的想法都不會改變。德基又說,你說出你的真實身分,我就會回去了。日本人回他:摸我看看,魂沒有骨也沒有肉,我是有的。後來日本人眼睛變紅,開始變成惡魔,還拿起相機拍照。

  • 驅魔電影的常見儀式,神父要附身在人身上的惡魔說出自己的名字,藉此驅魔,但德基遲疑困惑了。

 

34, 鐘久跑進門時,門框上的骷髏草開始枯萎,有種節界被破壞掉了的感覺,發現妻子、丈母娘都死在女兒刀下,自己也無法避免。逸光來到鐘久家,看了演女兒後,走進去拍死者,離開時,逸光整理後車箱時,灑落一地的受害者照片,看來逸光跟日本人是一夥的。

 

《哭聲》相關文章:影評 | 演員 | 劇情解析 | 宣傳

Advertisements



部落格作者:闕小豪 作者:闕小豪

近期公告:部落格剛完成架站,版面還有許多需要調整之處,若有發現任何錯誤也歡迎告知。

Advertisement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