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廉政風雲 煙幕》劇情解析+犯罪手法解釋

Movie, 廉政風雲 煙幕(香港, 2019年) / 廉政風雲 煙幕(台灣) / 廉政风云(中國) / Integrity(英文), 電影海報, 台灣, 方版

香港電影《廉政風雲 煙幕》(2019年)因對觀眾來說電影給了太多瑣碎且看似沒意義的資訊,且多是對白劇情,不像傳統港片有槍戰、警匪追逐,容易讓觀眾覺得沉悶,觀眾評價普遍不高。

部份角色容易搞混,尤其以是陳超群、高正文、呂文龍,還有陳超群妻兒的部份,這幾個角色才剛登場不久,許多時刻只提及角色名字,容易搞混,故我以證人、廉政公署、第一被告、第二被告做為分類來介紹,寫在:《廉政風雲 煙幕》電影角色與演員介紹

必須先說明這部電影是三部曲,煙幕後還有黑幕、內幕,劇中仍有多處細節未清楚交待,這得等續集。而這集有不少會看漏的地方,也在此提出來分享,文章並沒有列出全部劇情,只列較特別要探討的部份。

還有部份能理解導演創作靈感來源的細節,也對理解電影有幫助,我整理在:《廉政風雲 煙幕》麥兆輝導演聯訪

 

1, 飯店中,證人表明自己不想出庭,陳敬慈支開下屬 Gary 離開房間後,他直呼對方本名「許植堯」,口氣也變大聲。

全知視角:觀眾此時還不知道兩人關係,也不會發現這邊有什麼詭異之處,但從全知視角來看,陳敬慈並沒有將臥底安排報告上司,得在其他人面前掩飾「認識許植堯」這件事,只有兩人在場時才會以朋友口吻對談。

 

2, 許植堯假借叫客房服務,趁關門機會逃跑,隨後搭地鐵去機場,直接搭機去澳洲雪梨。

全知視角:許植堯從頭到尾都沒有打算控告「理達」(陳超群),原因他也有說,陳超群只是出面頂替的替死鬼。他的目標是透過控告這行為,促成廉政公署提告,讓法院凍結幕後「大老虎」(私售菸草公司)的資產,這樣一來老闆就會要他這個「會計」趕緊把錢弄走,以免相關來往戶頭被查到,他也藉這個機會把錢A走。

 

3, 廉政公署內部會議上,上司把工作分成3組(A組、B組、C組),陳敬慈(A組)不贊成讓江雪兒(B組)去雪梨找許植堯,江雪兒回說這是「性別歧視」。附:C組陳志華,後來找到陳超群妻兒。

全知視角:此時觀眾尚不明瞭兩人關係(但其實我有猜到),這邊乍看好像兩同事在互相爭功,實則陳敬慈不想讓江雪兒冒險。江雪兒回家整理行李,發現陳敬慈在屋內,問他怎麼還留有鑰匙,才揭露兩人應是男女朋友已分手,或是夫妻已分居,這邊沒讓觀眾明確理解兩人關係,後面笑點就不夠強大(只剩色誘),有點可惜。(後面劇情會提到兩人是夫妻)

 

4, 廉政公署有派人(經貿處)在雪梨攔截許植堯,但許植堯仍不願出庭,說可以打他在香港的號碼後,把手機關機。

補充說明1:許植堯剛到雪梨時,有幕大橋空景畫面,上面的國旗看起來很像英國國旗,不過那是澳大利亞國旗,該國旗左上角為英國國旗,另有6顆白色星星。該橋應該是雪梨港灣大橋,背景還可看到雪梨歌劇院。
補充說明2:因許植堯不是罪犯,故廉政公署也沒有辦法強制攔住或強壓許植堯出庭作證。
全知視角:單看這集,許植堯若不想被掌握行蹤,離開香港時手機就可以不帶上飛機,畢竟網路世代聯繫管道那麼多,廉政公署派經貿處的人攔截他或許可以看成是他預料之外,但在那個時間點關機還蠻奇怪的。

 

5, 陳敬慈要下屬(應該是Jenny)幫忙修改資料,下屬認為該行為不妥當而稍有遲疑,後陳敬慈似乎是拿這份資料去威脅呂文龍。

全知視角:對觀眾來說,即使用全知視角該文件是啥、陳敬慈做了什麼違法的事,仍是未知之謎,電影有蠻多段都是這種給了謎題卻沒有給解答的段落。

 

6, 陳敬慈要 Gary 打認罪協商協議書,但似乎沒主管蓋章,Gary 也是擔憂這樣做妥當嗎?

全知視角:個人認為,第(5)、(6)項要表達的是,陳敬慈為了打大老虎不擇手段,也是後來主管指責他『我們是廉政公署,』

 

7, 鍾嘉玲提到私煙是怎樣運作?怎樣避開海關?怎樣提供賄賂資金?

運作說明:原本進口一包定價是38元(約台幣148)的菸,加關稅後是57元(約台幣222),稅的部份是19元(約台幣74),若不想被抽稅,就只能把貨進口後直接出口,不能在香港賣。

私菸公司用10元(約台幣39)向國外菸草公司收購,進口後假裝要出口但沒有,而是偷偷運往國內私自販售,在香港賣30元(約台幣117),扣成本後獲利是2倍。

避開海關:那要怎樣在貨櫃進口後不出口?就要買通海關夠高階級的主管,劇中第二被告鍾嘉玲的角色設定是「海關助理關長,邊境及港口處處長」(劇情沒明顯提到),提供海關巡察表,趁海關沒安排巡察時做這件事。
賄賂方式:大部分賄賂的手法都差不多,要讓賄賂資金在檯面上是看不出來的即可,收賄者(A)賣東西,賄賂者(B)以高於市價N倍的方式購買,很多時候大家說藝術品都是用來洗錢的就是指這個。而劇中是利用股市,賄賂者先告訴你要買哪張股票,哪時候賣出獲利,讓收賄者去操作,而收賄者不會用自己的名字去做這件事,而是用可信任親屬的名義。

 

8, 許植堯在飯店內洗手時心臟病發,促成他去醫院拿藥這件事。

全知視角:這邊就有鋪陳許植堯有心臟病,而且這跟後面的劇情有關(被江雪兒堵到),可見得最後的游泳池事件不是單純 for 中國過審版添加的畫面,應該是在拍攝前就有考慮到這件事而寫的劇本。

 

9, 江雪兒睡在醫院堵許植堯,許植堯提供非法企業洗錢的方式(把樹葉藏在樹林裡,把資金放在金融市場),要他們注意金融市場。

全知視角:許植堯的目的應該是要逼老闆把錢交給他處理。

 

10, 廉政公署掌握陳超群從醫院離開後是搭上Uber,陳敬慈大概是用APP搭上這台車,然後套話。

說明:陳敬慈先是裝熟,說自己昨天要叫他的車他卻沒來,司機說是私接案子,然後套他話看他這趟車程賺多少,推測出是去哪裡(西貢),最後才說要去廉政公署。先套話大概是想看司機知不知情,比起直接抓他來說也能先掌握更多情報。
諷刺:看電影時看到角色有提到一句話『全世界開Uber都沒事,就香港有事』,覺得這句話有點突兀,應該是在諷刺社會現象。稍微查一下資料,查資料,香港警方於2015年8月11日展開代號「破繭」(Cellbreaker)的行動,用釣魚的方式偽裝成乘客搭車,逮捕5名香港開Uber的司機。

 

11, 回憶畫面帶到陳敬慈跟許植堯在打撞球,許植堯認為他任職的公司有問題,他想追查,但認為就算提供證據也只能抓到人頭而已,沒意義。而陳敬慈的想法則偏向一步一步來,總是個起點。

全知視角:或許許植堯這階段已經認定無法靠「司法」獲得正義,得「私懲」該公司,後計畫偷走錢的辦法。

 

12, 同上,陳敬慈在跟許植堯的對話中提到『誰可以一次搞定所有人?』。

全知視角:初看時就覺得這句應該是關鍵,有人就是這麼厲害(不然不會有這句台詞),而這對象不是許植堯就是陳敬慈,看完整部電影後答案應該是許。

 

13, 高正文知道廉政公署會跟監,轎車回到住處後,假裝按了電梯要上樓,實際上跑去停在一旁的另外一台轎車上,跟「老闆」對談。

全知視角:或許對台灣觀眾來說,車內很黑暗,會從劇情知道他是「老闆」,但不知道演員是誰,若本身熟悉演員或二刷,就可以發現這老闆是由吳浩康飾演。

 

14, 羅文發總算從機場監視器拿回錄影畫面,查到有兩人總是緊跟在許植堯深厚數公尺,查到兩人為杜志明、葉永強。陳敬慈把照片傳給江雪兒看,江雪兒回憶起許植堯離去前的確是有看到這兩人在附近尾隨。

全知視角:初次看到這段時,我隱約猜測陳敬慈是認識這兩個人的,原因是回憶片段已講到他跟許植堯是舊識,許植堯身邊的人有可能他也認識。(第六感瞎蒙)但其實陳敬慈此時是沒想起兩人是誰,應該單純就是抓到兩人身影後,去跟機場要乘客資料,得到名字跟照片。
細節:二刷時我都在想一些有的沒的,像是這機場是出境(在香港)還是入境(在雪梨),後來認為應該是香港,廉政公署才有足夠權力要到錄影畫面。

 

15, 江雪兒埋伏在屋外,聽到屋內許植堯跟杜志明、葉永強在爭吵,對話大意是『我不知道他們這麼快就到了』、『怎麼會這樣』、『這跟當初約定的不一樣』、『回到香港怎麼辦?』。江雪兒後進屋詢問許植堯,許則回答『陳超群派他們來監視我,只要我不出庭,就不會有事』。

全知視角:單純只看這集的話,很多事情還是不明瞭的,杜志明、葉永強知情多少?是許植堯告訴他們想從老闆那A走一筆錢去捐給他們幼時住的醫院,請他們幫忙並會在事後給酬勞,還是單純花錢請他們辦事?他們應該是被僱來保護許植堯的吧?江雪兒的出現在他計畫之外?永強知不知道自己要當「替身」?

我會猜測三部曲才是完整的故事,它不是像《無間道》或《竊聽風雲》那種單純只看首集仍然有足夠完整性的故事,《煙幕》只是這部6小時電影的前面1/3而已,否則電影留下太多未解釋清楚的部份。

 

16, 下屬跟陳敬慈報告『跟監沒啥特殊發現』(應該是跟監高正文),陳敬慈說『沒意義的細節也要提』,發現司機曾停車買衛生斤,陳敬慈質疑「大律師哪可能有那空閒在車上等司機買這種東西」,改為跟監司機。

評語1:就劇情來說,陳敬慈明明就是個智將,但不知道為什麼在看電影時就是不會覺得他聰明。
評語2:電影剪輯的不好(但或許是故意的),像這段觀眾就不容易知道他們是在跟監誰(雖然前面有跟車畫面,對話也有提到律師這關鍵字),我覺得一個很大的原因是電影邏輯沒有很順,邏輯很順觀眾理解就會很輕鬆,像高正文雖然幫老闆做事,但購買陳超群妻兒生活用品這種小事應該另派小弟去做就好,像那個住在他們對面監視的那位男性。

 

17, 陳敬慈跟江雪兒提到,理達(或年代國際)的資產已經被凍結,但資金還在轉出去,這時江雪兒看到許植堯的筆電在操作金融,拿刀威脅他要看螢幕畫面,許植堯解釋說只是在觀察而非操作,並給了江雪兒帳號密碼。

Advertisements


全知視角:許植堯這時應該是把錢拿去買比特幣。

 

18, 許植堯跟江雪兒提到自己女兒遺傳到心臟疾病而亡,妻子也因此離他而去。

全知視角:這邊應該是許植堯說謊。

 

19, 再度出現許植堯跟陳敬慈打撞球的回憶。

 

20, 老闆跟高正文在遊艇上對話,高正文的回覆大意是:錢還在戶頭裡,可是就是轉不過去(瑞士)。

全知視角:不確定細節,但大概是錢已經被許植堯拿去買比特幣,然後轉去瑞士。

 

21, 這邊透過剪輯快速切換老闆、許植堯等數個角色的對話:聽你的、越快越好、我不要比特幣,我要現金(老闆)、不能再等嗎?(許植堯)

全知視角:會覺得這段切換太快,即使用全知視角(或二刷)來看,仍然是意義不大的資訊,不過可以大概得知老闆在錢轉不出來後,打電話問他的會計師許植堯,但許植堯回答錢已轉成比特幣,或許老闆有下最後通牒,再不拿到現金就要幹掉他之類的。

 

22, C組陳志華(僅在廉署內部會議上出現過),找到陳超群的妻兒。陳敬慈帶隊前往敲門,妻兒才剛探出頭,對門的男性就開門來探視。陳敬慈意識到這男性是「大老虎」(老闆)派人監視陳超群妻兒,要他們噤聲,但在沒證據狀況下也沒轍。

評語:會認為電影尚未讓觀眾較深刻認識每個角色,就在劇情中提到這些角色的家屬,我自己看是還能搞懂誰是誰,但猜想一定有人搞不懂這母子是誰的妻兒,是第一被告、第一被告的律師,還是第二被告的律師?

 

23, 陳敬慈跟上司在對話,下屬敲門叫他,說比特幣的事。

評語:這位職員好像是 Jenny,個人覺得芷晴、Jenny 這兩個角色相似度很高不易辨識(當然很會認臉或本身認識這些演員的觀眾例外),片頭在飯店的是芷晴,陳敬慈拿資料要她修改好後列印的是Jenny。
解說:比特幣的操作這邊解說的有點模糊,這集很多片段都是這樣,觀眾很難真的理解那些對話背後的操作手法,我理解的大意是,理達的資金少了27億,同時比特幣交易市場突然有大量資金湧入,大概是27億,可合理推斷理達是用這手法避開在「不讓其他帳戶被發覺」的狀況下把錢轉走。

 

24, 續上,這些比特幣被轉到某個IP(網址)底下,Jenny 認出來這是廉政公署的IP,陳敬慈告訴她『這件事只有我們兩個知道』就好。(中間有切到許植堯那線,這邊先略過)陳敬慈去查看許植堯給他的隨身碟,原本裡頭有個資料夾是空的,結果他這時點進去再看,卻不斷複製出名為「wallet」(錢包)的檔案,他知道錢被轉到他的隨身碟中了。

疑點:芷晴、Gary 稱呼陳敬慈都是叫他『King哥』,只有 Jenny 稱呼他為『阿King』,表示這兩人是特別親暱的,至於兩人是不是有曖昧情愫或情感,可能要等續集解謎了。

 

25, 許植堯差點在超市被擄走,被江雪兒所救。許植堯說『我只知道事情鬧這麼大,一定有人要死,只是沒想到那個人是我』,後表達想回香港出庭作證。

全知視角:在後面一起討論

 

26, 高正文被人發現從20幾樓落下。

全知視角:我有點不確定高正文跟「在遊艇上跟老闆對話」的那位是不是同一個人,因為高正文不是有出現在電影尾聲時?他是被從直昇機上推下的,而直昇機的那個時間點在滑雪場事件之後,不太可能是用直昇機劇情來解釋高正文死因。所以是我把兩個角色認成一個角色,抑或是高正文也有替身?而這替身也是沒解釋清楚的細節之一?

 

27, 陳敬慈率隊前往陳超群住處時,他從玻璃窗發現有膠帶(是指有人被捆綁?),要同仁注意,卻已爆炸。事後加護病房中得知小孩已死,妻子在急救中,陳敬慈要下屬發佈消息說「兩人性命無危險」。

疑點:這邊應該是指老闆要殺警察滅口?若單純只是要殺妻兒滅口應該還有其他方式,不過不知道這樣挑釁廉政公署會不會太白目?

 

28, 許植堯在車上向江雪兒透漏自己是陳敬慈的臥底,江雪兒把這事回報給上司。上司教訓陳敬慈一頓後,說沒事先報告的臥底法庭不會採信,要陳敬慈自己辭職。在登上飛機前,江雪兒接到指示說不用帶許植堯回香港作證了。

疑點:即使用全知視角來看,許植堯有沒有計畫到自己會被擄走、打算回香港的目的是什麼、是故意在此時跟江雪兒透漏臥底一事還是說溜嘴,這些答案都不是那麼明確清晰。若全在他計畫中,說要回香港帶有什麼目的?能那麼恰巧在登機前脫身是否也能在預料之中?
疑點:江雪兒沒先詢問老公(陳敬慈)有什麼說法,就直接回報給上司,個人會覺得這不太符合常理,不過或許廉政公署的狀況本來就不符合常理。

 

29, 穿插許植堯、陳敬慈、羅文發的大學回憶。

全知視角:這邊解釋了許植堯為何放著年薪幾百萬的會計師工作不做,跑來當證人,還有為何羅文發在廉政公署內部對陳敬慈的意見都有點爭鋒相對,但是又怕他(報告陳超群來自首那段),因為年輕時被他打過,又想追他女友。
疑點:理論上羅文發也認識許植堯,至少知道這個人,為何他仍允許陳敬慈找他當證人,或是他根本不知道許植堯是證人?

 

30, 許植堯離開機場後,有人來接他(葉永強),許問葉『滑雪學得如何?』,葉回『我可是滑板王子』。

全知視角:這句輕易帶過的話是個重點喔!

 

31, 陳敬慈收到未顯示號碼的簡訊,顯示『我已完成我們的約定』,後又打了兩通電話給他,他也沒接到。穿插幼時在醫院的回憶劇情後,他在查通訊來源時,接到電話,是醫院的護理長打來感謝他捐獻了那麼一大筆錢(好幾億)。陳敬慈在此時問對方幼時玩伴的名字,才確認是杜志明、葉永強(表示他之前並不知道兩人是他幼時朋友),護士長還提到『強仔差不多要走了』。

全知視角:提到強仔這句是個重點喔!

 

32, 陳敬慈離職後準備離開,被羅文發叫住,說是陳超群出現了。陳超群表明自己是來尋求廉政公署保護,並說『一切都是老闆跟那個會計師(指許植堯)搞的,坑殺下線』。

全知視角:似乎表示「老闆」不只是私菸,還有其他違法勾當,但在這集也沒解釋清楚。

 

33, 陳敬慈打給許植堯(許正坐在滑雪場的纜車上),知道一切都是他搞的,質問他,他先是回『我不是還你了』(指害陳被辭職用錢補償),陳回『你覺得那些錢我會要嗎!』,又再度質問許『你幹嘛把杜志明、葉永強扯進來,你知不知道葉永強快死了?』

全知視角:這邊再度提到葉永強快死了,是個重點。

 

34, 穿插許植堯、陳敬慈、杜志明、葉永強4人幼時在醫院的回憶。

 

35, 許植堯在滑雪場換裝,對著鏡子看似乎是在猶豫遲疑,後滑雪時被人開槍射殺。

全知視角:初次看時應該會以為許植堯因為A走老闆的錢而被殺手槍殺,看完整部電影後,會知道被槍殺的只是替死鬼,不會去思考這人是誰,但若考量到上面提到要注意的事,就會知道被槍殺的人是葉永強!(許滑雪服裝訂2套、葉提到他是滑雪王子、劇情兩次提到葉快死了)至於葉永強是知道自己快死了而自願當替身,或他並不知情,而許利用快死的葉來當替身,這個可能就要看續集了。附帶一題,葉倒地時,有臉部特寫鏡頭約1秒,細看的話可以發現死者不是許植堯。

 

36, 老闆跟高正文在直昇機上,高正文說事情搞定了,老闆說『別人會不會知道這是我的指令?』,然後殺人滅口把高正文從直昇機上推下去。

 

37, 許植堯現身在泳池畔(理論上這反轉應該是期待讓觀眾感到很意外,不過前面劇情太撲朔迷離,觀眾應該只期待電影快點結束),他太太看見他筆電畫面中滑雪服飾訂了2套一樣的(在前面也有出現過一次這畫面,只有短暫1秒左右),問他原因,他回說『鐘意就買兩個嘍』。接著跟女兒玩起捉迷藏,卻在被女兒推進泳池時心臟病發,沉入水中。

解說:一般觀眾應該會覺得反轉讓許植堯沒死,幹嘛又隨後賜死他,簡直是「花惹法克」。小豪一開始也是這樣想,後來想說這有可能是為了讓電影在中國能通過審核後上映。中國對於電影的審核向來相當嚴格,像是大家都知道有「建國後不能有鬼怪」的潛規則,而「犯法者不能全身而退」也是。

聽說有些電影為了解決「創作自由」與利益「中國電影審核制度」問題,會特別拍一段「惡有惡報」的劇情僅放在中國上映時使用,被稱作「特供」(特別供應),不過後來中國不允許這種做法。這個泳池事故據我所知在中國、香港、台灣的電影院上映時都是有的。

很多在中國有上映的電影結尾都有莫名其妙的劇情,你可以把「扣除這些莫名其妙劇情」的部份當成是導演想表達的,而「莫名其妙劇情」看看就好,像是鬼怪片倒最後發現是主角在做夢這種。

不過《煙幕》表現的很僵硬突兀,不像《無_》(2018年)看起來還蠻自然的。

 

《廉政風雲 煙幕》相關文章:影評 | 演員 | 特殊片頭 | 劇情解析+說明 | 導演聯訪 | 宣傳發行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



部落格作者:闕小豪 作者:闕小豪

近期公告:部落格剛完成架站,版面還有許多需要調整之處,若有發現任何錯誤也歡迎告知。

Advertisement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