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神同行:最終審判》電影背景歷史討論:高麗、契丹與女真的衝突

Movie, 신과함께-인과 연(韓國, 2018) / 與神同行:最終審判(台) / 與神同行:終極審判(港) / Along with the Gods: The Last 49 Days(英文) / 与神同行2:因与缘(網), 電影劇照

這篇用來討論《與神同行:最終審判》(신과함께-인과 연, 2018)中電影背景的歷史,本來只是我都會固定在寫電影心得時,記錄一下電影背景的地點與年代,但以這部電影來說很難用簡單文字表達,故專門寫了一篇來討論。文章有盡量避暴雷,可於看電影前觀看。

 

懶人包

首先是電影中有提到契丹攻打高麗一事,這在歷史上總共有三次,發生在 993~1019 年,可推斷出電影背景年代。

在千年前,高麗、契丹兩國相鄰故常發生戰爭,當時的女真並不強大,被夾在兩國中間求生存,第一次高麗契丹戰爭後,高麗又出兵攻打鴨綠江以南的女真勢力。

電影中江文植、江林是高麗的將軍,他們擊退契丹人,而白狼則是江文植領養的義子,李德春前世就是代表那個時代中一直在逃難的女真人,這些都是以真實歷史背景去編寫的故事。

 

歷史史實

第一次高麗契丹戰爭

韓國歷史上「後三國」(新羅、後百濟、泰封)時期,王建推翻弓裔建立的泰封後,改國號「高麗」,於935年滅新羅、936年滅後百濟,統一朝鮮半島。

當時高麗北方的強敵是契丹,契丹在916年建國,於926年滅渤海,取國號遼。於942年派使臣帶著50匹駱駝要跟高麗建交,但太祖(王建)以契丹無端滅渤海是無道國家為由,把使臣放逐到荒島、將駱駝繫在萬夫橋下任其餓死(萬夫橋事件),兩國關係惡化。

此時中國結束五代混亂局面,宋立國,高麗後代君主光宗於962年跟契丹的敵國宋建交,想孤立契丹。

西元993年,契丹派蕭恆德(字遜寧)率80萬大軍攻打高麗,但女真人事先獲得消息並警告高麗,但高麗未有反應。待80萬遼兵出發,女眞再度通報高麗,高麗才開始調兵遣將,任命侍中朴良柔(박양유)為上將軍、內史侍郎徐熙(서희)為中軍使抵抗契丹入侵。

契丹一開始勢如破竹,但在占領逢山郡後被高麗軍隊牽制在清川江,就先按兵不動,高麗派徐熙去談判求和,被要求成為遼的藩屬國並進貢,高麗內部分成主戰跟主和兩派,爭論不休時契丹穿過清川江,直達高麗軍隊大本營安州,雖高麗雖擊退契丹,但引起宮廷驚慌。

後徐熙請命去與契丹談判,表達高麗是高句麗的繼承者,對渤海領土有繼承權承諾向契丹稱臣納貢,斷絕與宋朝關係,但女真阻礙納貢道路,高麗要求得到鴨綠江以南土地,並出兵攻打鴨綠江以南的女真勢力。此後高麗跟宋斷交,使用契丹年號,相互遣返戰俘,維持友好外交關係。

高麗在契丹的默許下獲得鴨綠江以南的土地,不過高麗又在994年派使臣到宋朝,請宋出兵幫高麗報仇,宋拒絕但優待使者後遣還。

第二次高麗契丹戰爭

高麗擔心契丹再次來犯,高麗成宗在清川江和鴨綠江之間修築了6座城堡,興建了「江東六洲」:義洲/홍화(現在的義州郡)、龍州/용주(現在的龍川郡)、通州/통주(現在宣川郡)、鐵州/철주(現在的鐵山郡)、龜州/귀주(現在的龜城市)、郭州/곽주(現在的郭山郡)。因高麗與宋朝恢復來往,遼聖宗耶律隆緒對此很不滿,要求成宗交出江東六洲,成宗拒絕,兩國關係再度緊張。

遼國在1004年攻打宋朝,隔年締結澶淵之盟,宋向契丹進貢,雙方保持邊境和平。高麗在1009年發生軍變,高麗抗遼大將康肇殺死高麗穆宗,擁立穆宗的堂叔王詢為王,即高麗顯宗。1010年,高麗尙書、左司郞中河拱辰攻擊東女真兵敗,高麗和州防禦郞中柳宗懷恨在心,設計引95名女真人到和州館會面,埋伏軍隊將其全部殺死。事後高麗於將河拱辰、柳宗發配海島以示懲戒,但女眞就此向契丹申訴,耶律隆緒趁機以為穆宗報仇為由策劃戰爭。

契丹先是派遣大將軍去高麗詢問殺害穆宗一事,高麗隔月則派人到契丹展開外交,隔月再派人到契丹問候秋季與修好,隔月派兵三十萬軍於通州備戰契丹。同時間女真向契丹進良馬萬匹,表示願意協同攻打高麗,被允許。後契丹向高麗宣戰,高麗先是派人請和跟賀冬至,但高麗仍宣告遼聖宗將御駕親征。

這場戰爭遼國先是圍興化鎭,高麗派兵救援失利,後遼國擄獲康肇並誘降,康肇不從後被遼聖宗下令處死,遼軍偽造康肇書信成功勸降通、霍、貴、寧等州。

後面大概就是重複上演遼軍不斷攻城掠地、高麗顯宗不斷往南逃,不斷派兵談和,直到遼國占領開城後,耶律隆緒覺得戰線拉得太長可能會被反攻,決定向北撤退,高麗則藉機追擊遼軍。待遼軍渡鴨綠江後,投降地區多起而反叛。

後高麗派人到契丹感謝撤軍,遼聖宗要求高麗將江東六洲歸還,並向遼國臣服,但顯宗深不肯,堅決回絕。

第三次高麗契丹戰爭

1013年~1017年間,遼國多次派遣使臣到高麗索討鴨綠江以東的東女真故土(江東六洲),但高麗都拒絕並扣留使臣,遼國幾次小規模出兵圍城都未能攻克城池。

1018年,遼國發兵10萬攻打高麗,遼國以蕭排押為都統、蕭屈烈為副、耶律八哥為督監;高麗派姜邯贊(강감찬)為上元帥、大將軍姜民瞻(강민첨)為副,率軍二十八萬八千三百抵擋。

這次戰爭契丹多採迂迴戰術,看到重兵防守或攻不下的城池就繞去其他地方打,而高麗則派兵追擊,多有斬獲。後兩軍在茶、陀二河相遇,高麗利用築壩蓄水採水攻,遼軍傷亡慘重,但仍持續攻打高麗,最後幾乎全軍覆沒僅剩數千人生還。

隔年遼國再次派大軍征討高麗,高麗派遣使者求和,次年釋放先前扣留的使臣,上表請稱蕃納貢,遼國允許。1022年契丹跟高麗簽訂和平協議後,契丹就沒有再入侵高麗。

附註:像高麗王朝跟朝鮮王朝都有肅宗,故在提到肅宗時我會以高麗肅宗稱呼之。

 

與電影的關聯

先說明一下,我完全不會韓語,對於劇情的理解或角色姓名僅來自中文字幕,對韓國歷史的認識也只是在看完電影後會查一下電影背景所提到的時代或事件,若有錯誤的地方也請不吝指教。

剛看完電影時,我直覺以為電影中描述的劇情應該是第三次高麗契丹戰爭,在稍微查看相關資料後,有些問題想提出來跟大家討論。

就電影中看來,原先我還以為江文植的身分是國王,主要是因為江文植住在豪華的宅邸中、江林怕義弟繼承他父親位置這兩點。劇情中沒有太多對話(都是江林跟義弟、江文植跟義子在對話為主),沒辦法透過與下屬的稱謂來確認他的地位,但背景時代的高麗王朝國王都是姓「王」,不符合。後來想想,江文植應該是大將軍,才需要領兵打仗。

Advertisements


接著我就想說江文植會不會是真實歷史人物,但查看演職表(韓文維基百科),角色名稱是「江林 父」,我只記得字幕是翻成江文植,在相關歷史是沒找到符合人選,也沒有姓「江」的。後來才想到,韓文多是音譯,這個江有可能被翻譯成「姜」,查韓文江林(강림)的姓氏的確被翻成姜居多,像姜河那(강하늘)、姜棟元(강동원)。

就電影劇情有提到高麗擊退契丹來說,三次戰爭應該都有符合的狀況出現過,但我覺得比較有可能是第三次,這也與他們的民族英雄姜邯贊、姜民瞻同姓。《與神同行》電影背景是在當代,現在是2018年,往前推一千年是1018年,這也許第三場戰爭時間相符。

另外有個不太確定的是,印象中電影提到他們是「別武班」,查資料這是高麗肅宗所創立,而他在位時間是1054年~1105年,跟高麗契丹戰爭時間是錯開的(最少差了32年),加上江林、江文植都沒活那麼久,看來電影是有把不同時代的東西拿來用?

 

感想

我很佩服韓國電影工業的一點,就是他們很會把各種題材融合娛樂元素放進電影之中,像首集就已展現出「地獄」這麼嚴肅的題材,也能被拍得如此具有娛樂性,光台灣票房就有5.13億元,在韓國則高達1億美元票房。

續集更是納入歷史這種容易讓人覺得冰冷生硬的題材,讓年輕觀眾能在享受電影娛樂的同時,又有契機想去多瞭解韓國過往的歷史,且這部分不只是吸引到韓國本國觀眾,也包含海外的觀眾,慢慢透過這些娛樂文化去創造出整個國家文化推廣的效益。

看電影時,我對於『對這些孩童仁慈,另一方面來說就是對國家的背叛』這句話很有感,不過就是放幾個女真人逃跑而已,哪來牽扯到什麼背叛國家這麼嚴重的事情上,所以我在想這邊是不是有在暗指數百年後女真人崛起,被韓國人視為國恥的「丁丑下城」事件?有點在說因仁慈沒能把女真滅族,造成之後的恥辱。註:可參閱電影《南漢山城》(남한산성, 2017)

雖然台灣有很多人都極度討厭韓國(之前運動賽事起引不少紛爭),但我認為韓國人還蠻勇於去認識他們歷史上的恥辱(被太多國家攻打、入侵過)或不光彩的歷史事件,像2017年韓國國內票房第二高,僅次於《與神同行》的《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택시 운전사, 2017),年度票房第四高的《1987:黎明到來的那一天》(1987, 2017年),票房第七的《軍艦島》(군함도, 2017)等都是。

反觀若台灣拍白色恐怖題材的電影,則會被認為有特定政治傾向,或是因為顏色不對(政黨)而激起對立,民眾根本無法好好去認識自己國家的歷史。但我也覺得台灣新生代的年輕人是相當令人期待的,他們逐漸在跳脫出傳統選黨不選人的政治觀念,有勇氣去追逐正義,去發展國家認同,去創造更多的可能性。

 

相關文章:影評 | 宣傳 | 歷史 | 知識 | 片尾

Advertisements
部落格作者:闕小豪 作者:闕小豪

近期公告:部落格剛完成架站,版面還有許多需要調整之處,若有發現任何錯誤也歡迎告知。

Advertisements

4 個回應

  1. cmlin 說:

    “反觀若台灣拍白色恐怖題材的電影,則會被認為有特定政治傾向,”不只如此,kano講日語就被攻擊得半死,全聯中元節廣告,被說跟陳文成有關就趕緊下架,台灣影劇業不能用這些題材,不僅無法正視自己的歷史,也限制了題材與創意。

    • 闕小豪 說:

      台灣太容易把所有事情都扯到政治上,又容易把立場不同的人打成擁有某政治立場,而不是針對事情去討論,這點很可惜呀!

  2. 修生 說:

    影視史學在操作上,常會將相近的精彩事件插入其中,因此若別武班有時序上的相差,皆是可通融之範圍,例如KANO的吳波那時候也有這類的操作。

    • 闕小豪 說:

      修生您好,這是在看完電影後,想從討論的角度出發來探討實際歷史應該是什麼狀況,而非不能接受此種表現方式。:)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