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視人生劇展《我愛耳邊風》珍惜擁有

《我愛耳邊風》

公視人生劇展《我愛耳邊風》

首播:2009年12月20日

導演:鄭皓詮

主要演員:張家慧、郭彥甫、嚴藝文

 

劇情簡介

有些人在愛情裡昏了頭,除了愛慕的人之外誰也看不見;有些人追求不切實際的美夢,卻看不清眼前清晰的現實。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會在某些時刻、面對某些人或某些問題時,心理上的昏迷指數會突然從15降到3之間不等,而選擇逃避、依然故我,或對他人視而不見、充耳不聞。

冰冰(張家慧飾)是一位純樸天真的傻大姐,有一位交往多年的男友芋頭(郭彥甫飾),兩人的感情穩定而甜蜜。冰冰一心懷著明星夢,這天,她終於如願得到試鏡的女主角,卻因為她的粗心出了車禍。然而愛幻想的她,在昏迷的情境裡,建構出一個想像世界;而在現實中,躺臥病床上的她,卻在僅存一絲可以甦醒的意識中,選擇繼續昏迷……

 

–––心得分格線–––

 

冰冰在病房之中看著身邊的人卻無法與之互動,也看著自己的身體躺在床上,原因是她被車撞到昏迷不醒。一開始以為這是個想像“植物人是一個以什麼狀況存在著”的影片,劇情似乎描述了:植物人就是一直困在夢中,能與周遭聲音產生做夢內容連結,但卻怎樣都無法醒來的狀態。

不過當後來出現靈魂出竅的劇情時,又好像不是這麼一回事。在這個病房裡還有其他也是昏迷不醒然後靈魂出竅的病人,這些病人都很羨慕冰冰;因為他們都是沒有人來關心的病患,冰冰則是有個不離不棄的男友跟媽媽會來跟她說話。

靈魂出竅的冰冰失去了很多記憶,或者說那是因為她以前擁有這些東西時根本不會去注意到它們,直到現在失去了才後悔。劇情似乎又在表達那種男女朋友互動,與一個只看到遠方夢想而不懂得珍惜所擁有一切的人。

這樣的話題其實蠻有得發揮的,但該片有些主軸沒把握好的感覺,導演想表達的東西不是很明確,有點可惜。尤其看到了後半段,開始有種「怎麼半小時有這麼久啊,這影片怎麼還沒結束啊?」(我還在當兵嗎?)的感覺。

冰冰拿筆怎樣都拿不起來的畫面、穿牆的畫面、小妹妹想翻開報紙看四格漫畫最後一格內容,對照起那時兩位靈魂出竅坐在沙發上的畫面來說有些奇怪。既然她們無法觸碰到任何實體的物品,那她們又是怎麼坐在沙發上的?(我認為不要刻意去強調拿筆的劇情,或是不要在兩人坐在沙發時讓冰冰穿牆,會比較好些)這在我後來看到一部由張耀揚飾演男主角的《鬼跟你玩》時也有同樣的感受,其中片段劇情也是三個鬼坐在椅子上,卻無法拿起麻將打麻將的情節。

印象中美式電影的精靈形象就比較符合邏輯,像是《Casper》(鬼馬小精靈)那種靈魂是飄在空中的,可隨意穿梭物體的。只是這類電影會把他們惡作劇的能耐(譬如移動物品)解釋成超能力之類的,但那至少是有遵循邏輯的「同一規則」。很多電影最大的敗筆就是沒有遵循同一種規則,看起來就很奇怪。

老爺爺消失的那同時,是延續冰冰男友拿答錄機過來的劇情;但是沒有看到男友離開的畫面,他就突然消失了?這一點來說也讓我覺得怪怪的,該片在細節方面處理的也不好。

 

其他公視節目心得:公共電視節目

作者:闕小豪

近期公告:部落格剛完成架站,版面還有許多需要調整之處,若有發現任何錯誤也歡迎告知。


2 個回應

  1. 心得分享者 說:

    照不能碰觸東西這麼說
    那連地板都無法接觸囉!?
    應該是飄在空中嗎?

  2. dinosaurs 說:

    我的想法靈魂應該類似空氣比較合理, 即使是像空氣如此輕盈的東西, 也受地心引力影響而被拉住, 不至於飄太遠.
    如果是類似這樣的狀況, 那的確是用飄的, 外國對靈魂的描述都是這種的, 像是小精靈那種, 在屋內穿梭, 當然也不會坐著. (靈異第六感那種例外 :P)
    如果強調了可以坐著, 那猶如空氣可以存在於物體之上, 但那個樣子, 穿越牆壁卻又可以坐著就顯得不合理了. 😛

發表迴響

0 Shares
Share
Tweet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