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有個家》影評:貧困環境中的溫暖人性

Movie, 我想有個家 / كفرناحوم(黎巴嫩, 2018年) / Capharnaum(英文) / 迦百农(網路), 電影海報, 台灣

كفرناحوم(黎巴嫩, 2018年) / 我想有個家(台灣) / Capharnaum(英文) / 迦百农(網路)

描寫第三世界貧困生活的電影向來容易為觀眾帶來強烈衝擊,在生活文化上的呈現初段乍看有些絮亂,後段才會明朗該些畫面情節的用意,敘事手法用心。選角眼光優異,小男孩主角演技令人驚豔,對嬰兒攝影的掌握功力亦相當驚人。風格上,雖是艱困生活的描寫,卻也呈現出滿滿的溫暖,不時穿插幽默情節,相當推薦。

代表黎巴嫩角逐奧斯卡最佳外語片,入圍這項目的電影都很值得觀看,能代表一個國家競爭最佳外語片本身就是該國該年作品中的佼佼者,報名後又得在全世界一起競爭的狀況下脫穎而出更是不容易,個人對此項目的評價並不低於主要只有美國電影競爭的最佳電影。

 

觀影情報

上映:2019/02/08
片長:126分鐘
級別:輔導12級(12+)
評分:IMDb(8.2/3千+)、豆瓣(8.1/8百+)、爛番茄(82%/72)
官網:電影預告臉書(1萬+)
片尾彩蛋:無,演職表約5分44秒。
裸露激凸:哺乳、脹奶畫面2幕
主要獎項:奧斯卡入圍(1) @ 2019年奧斯卡
相關文章:影評 | 演員 | 宣傳發行

 

(以下心得談及劇情,會影響您觀賞電影的樂趣,建議看完電影再看)

 

題材:貧困、童妻、逃逸移工;監獄、法庭、服安痛、監獄違禁品、甜菜根汁、送瓦斯、假身份證件、抽菸、物資補給站、假日市場、初經、遊樂園
背景:貝魯特(黎巴嫩首都)

 

影評

電影中呈現的文化

1, 小朋友很容易有樣學樣,嬉鬧內容會呈現整個社會文化,他們拿著木製槍隻在玩鬧,可以看出黎巴嫩戰亂不安。
2, 服安痛是用來治療那些非鴉片類止痛劑無效(不使用鴉片類止痛劑就無效)的中度至嚴重性疼痛,為口服止痛藥,贊恩會用假處方簽去診所假裝是要幫忙受傷而無法出門的父母拿藥。
3, 偷渡藥品到監獄的辦法:先把藥丸磨碎,浸泡在水裡,再把衣物浸泡到水中,曬乾後用送衣物給囚犯的方式偷渡。這個是真的,台灣早期監獄也有這現象。
4, 贊恩在接頭販售甜菜根汁,一杯250黎巴嫩磅(約5台幣)。
5, 校園接駁車(兒童交通車)前方擺滿書包,這個我不知道原因,觀影當下是猜測可能有兩用途:防止撞到人或動物,像黎巴嫩這樣的國家路上應該有不少動物。其次還有個可能是接駁車載運過量的孩童,書包若背在身上會太擠,故塞前方。
6, 贊恩幫雜貨店送瓦斯,一桶是15,000元(約306台幣)。
7, 童妻/賣女兒:贊恩對著媽媽大吼,我看光阿薩德帶來的那些雞,就足以讓妳把莎哈賣給她。很多國家都有這樣的傳統觀念,把嫁女兒當成是商品販售,只是程度上的差異,台灣不也是有類似的狀況嗎?有多少收受高額聘金而告吹的婚姻?
8, 逃逸移工:移工會逃逸的原因很多,但較常見的包括被雇主虐待、仲介抽取過高傭金、工作簽證過期、談戀愛,拉希爾因戀愛而逃離原雇主家,後懷孕被母子被拆散安置,上班時把孩子藏在廁所養育著。
9, 假身份證件:這跟《再見瓦城》有點類似,非法打工者需弄本假護照或身份證件,而電影中的方法是利用那些離群索居死者的證件改造。
10, 隨處皆是可抽菸環境:哈羅特在公車上抽菸、在辦理雇主轉移時抽菸(公家機關)等。不過這也不是第三國家的特殊現象,美國以前也是可以在飛機上、百貨公司裡等地方抽菸,是後來菸害防治觀念興起才開始禁止在公眾場合抽菸。
11, 拉希爾賣掉她的頭髮,換得300美金(約9,235台幣),而假證件需要1,500美金(約46,175台幣)。
12, 物資補給站:只提供敘利亞人(難民)物資,而不提供黎巴嫩本國人物資,故贊恩偽裝成敘利亞人去領取物資,這邊應該有在諷刺黎巴嫩政策或國際救援團隊。
13, 監獄中仍維持宗教信仰:伊斯蘭教每日五次禮拜(五番拜)、基督徒

 

電影表現手法

劇本乍看絮亂,實則皆是伏筆

1, 一開始先丟了幾個不相關的劇情:少年在法庭上控告父母,得知他得知贊恩殺(傷)害了某個混蛋、幾位外籍女性正在被點名、醫生幫小男孩檢查後說男孩乳牙已換光,約12歲。
2, 開始從頭描述故事,贊恩的生活,描寫到阿薩德前來提親。
3, 切回法庭,得知贊恩正在服刑,他父母當初以證人身份出庭,這次卻以被告身份出席。這邊可看出敘事手法為法庭上的答辯,藉由回憶帶出劇情。
4, 回到贊恩因父母把莎哈嫁出去而離家,認識拉希爾,被她收留後幫忙照顧她的孩子。
5, 切回法庭,拉希爾以證人身份出庭,得知拉希爾並不怪罪贊恩做了某件傷害他孩子的事。
6, 在拉希爾去找假護照商人後沒回家時,有印象的觀眾應該已聯想起原因:片頭那群被點名的女性,拉希爾消失的原因是被警察抓走。這段後來也有演到,她因為怕供出自己有小孩的話會被迫分開安置(原來她把小孩養在廁所的原因是這個),無奈下只好裝成沒小孩,只能寄望贊恩能照顧好尤納斯。
7, 回到贊恩照顧小孩,他偷了鄰居小孩的奶瓶。最後他真的想不到辦法繼續生活下去,只好把尤納斯賣給假護照商。(原來拉希爾提到不怪罪贊恩的是指這件事)後來贊恩回家要找出生證明以偷渡去國外,得知妹妹莎哈已死,憤怒下拿把刀衝去找阿薩德。
8, 贊恩入獄,原來片頭醫生幫贊恩檢查牙齒判斷年紀是因為他沒出生資料。他在羈押處遇到拉希爾(讓拉希爾出庭有合理原因)。母親來探視時,他把母親帶來的餅乾丟掉後拒絕母親再來探視。接著是贊恩的監獄生活,他看到電視節目報導他的事後,Call in 進去說要控告自己的父母生下他。
9, 切回法庭,阿薩德沒死,在法庭上才講出薩哈死亡原因。
10, 故事後續,新聞報導警方從假護照商處搜查出被囚禁的婦女以及小孩,尤納斯獲救。

 

貧困環境中的溫暖人性

雖然會覺得贊恩有點聰明伶俐到太誇張,但我多數時刻還是很能投入電影之中,一直在那替兩位小男孩的下一頓飯感到憂心。在如此貧困的環境中還是處處展現溫暖的人性,全劇處處充滿這樣的溫暖,舉幾個印象較強烈的:

1, 拉希爾自己的生活環境本身就很艱困,但最後她還是收留了贊恩。多次出現拉希爾藏錢的畫面,個人認為這邊是要呈現出收留陌生人的風險,若不演這些,觀眾是用認識贊恩的全知視角,不見得會去思考到這些點。
2, 贊恩照顧尤納斯這邊有段個人覺得蠻感動的地方是,補給站人員問贊恩需要什麼時,他是先要求尤納斯需要的物品牛奶跟尿布,接著才是說自己需要的物品食物,肚子餓的狀況下還能顧忌到別人的需求是很困難的。
3, 贊恩請洗車場的員工用洗車工具幫他洗澡。

 

令人驚豔的選角

贊恩與尤納斯這兩個角色的演出都相當令人驚豔,很難想像是要如何讓小嬰兒做出這麼多符合劇情的動作,個人臆測是大量拍攝尤納斯與贊恩以及拉希爾的互動,透過鏡頭安排、事後配音(哭聲或笑聲)與巧妙剪輯來呈現出不可思議的畫面效果。贊恩這選角也相當具有獨到眼光,演技相當優異。

 

少年英雄,想藉由孩童視角看世界

私人會覺得這電影真的厲害、好看,但在贊恩的設定上因太OP,在真實感上稍稍打折扣。贊恩這角色被設定成少年英雄,這個孩子實在太聰明了,反而像是把大人的觀察放在他身上來描寫黎巴嫩社會,像是:

1, 贊恩想保護妹妹莎哈,也能察覺阿薩德對莎哈有所企圖,把阿薩德送給莎哈的甘草跟麵條丟在垃圾桶。隱藏莎哈初經來臨,那可能會讓她被嫁掉。計畫幫莎哈逃離家鄉,準備衛生棉與食物。在阿薩德帶著雞隻來下聘時吼叫的台詞簡直是成年人的怒吼(導演的心聲)。
2, 贊恩照顧尤納斯的過程實在太厲害,認為自己雖是成年人,都不見得有辦法在那樣的環境下照顧好嬰兒。
3, 贊恩的危機意識很強,送貨遇到戀童男子摸他會大吼(妹妹也會),或是知道在跟阿薩德對話時,若說拉希爾不在,他會被欺負。

 

主要得獎紀錄

2019年 第91屆奧斯卡金像獎(完整名單

入圍,最佳外語片

 

觀賞平台

Movie, 我想有個家 / كفرناحوم(黎巴嫩, 2018年) / Capharnaum(英文) / 迦百农(網路), 特映會現場 Movie, كفرناحوم(黎巴嫩, 2018年) / 我想有個家(台灣) / Capharnaum(英文) / 迦百农(網路), 特映會電影票

這是受「海鵬影業」邀請觀賞的電影特映會,觀賞戲院:國賓影城@台北長春廣場 A廳

 

Movie, 我想有個家 / كفرناحوم(黎巴嫩, 2018年) / Capharnaum(英文) / 迦百农(網路), 心得速記 Movie, 我想有個家 / كفرناحوم(黎巴嫩, 2018年) / Capharnaum(英文) / 迦百农(網路), 心得速記

心得速記

版面介紹網址規則核心價值引用資料
Advertisements



部落格作者:闕小豪 作者:闕小豪

近期公告:部落格剛完成架站,版面還有許多需要調整之處,若有發現任何錯誤也歡迎告知。

Advertisement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