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叫簡單,他是我兄弟》德國電影對於人權探討的先進觀念

Movie, Simpel(德國, 2017) / 他叫簡單,他是我兄弟(台) / My Brother Simple(英文) / 我单纯的兄弟(網), 電影海報, 台灣

Simpel(德國, 2017) / 他叫簡單,他是我兄弟(台) / My Brother Simple(英文) / 我单纯的兄弟(網)

故事描述一個單親家庭中母親生病,哥哥負責養家與照顧智能障礙的弟弟,某日因為監護權的關係導致政府要強制把弟弟送去安養機構照顧,不願兄弟分離的哥哥決定帶著弟弟展開一場躲避警察追緝的冒險旅程,是部喜劇、溫馨情感並行的公路電影。

 

觀影情報

  • 上映日期:2018/06/22
  • 片長:114分鐘
  • 級別:保護級(6+)
  • 電影資訊:@IMDb(6.7/1百+)、@豆瓣(7.5/2百+)、@爛番茄(無)
  • 官方網站:@臉書(無)
  • 片尾彩蛋:無,演職表約4分56秒
  • 電影預告:預告

 

(以下心得談及劇情,會影響您觀賞電影的樂趣,建議看完電影再看)

 

題材:智能障礙、長期照顧;冬泳(很戰鬥民族的日常)、喪禮(葬禮)、瑞比兔先生/Mr.Rabbit、打電動、烹飪、公車、蹺蹺板、鞦韆、遊樂場、生日派對、救護車、走鐵軌

電影背景:漢堡(克爾布蘭大橋?、漢堡中央車站)

 

這部電影是6月14日觀賞,到7月9日才有空動手寫心得,諸多觀影時想記錄下來的雜感已忘記,僅分享幾個印象較深刻的。

 

電影風格

人際關係互動的描寫

歐洲電影中很常見人際關係互動的描寫,在這部公路電影中尤其明顯。私以為這跟歐洲普遍講究個體自主性有關(若是亞洲則多著重在家庭與家族之間),像電影中班恩就曾跟艾莉亞說:『妳可以直接跟他(甘丹)說』,抑或是班恩去找爸爸大衛時,並不是跟他要生活費或認祖歸宗之類的,只是去跟他要甘丹的監護權。

在講究個人自主與自由的同時,很容易有所衝突的便是「責任」,班恩若要照顧媽媽與弟弟,那他就得犧牲掉自己的人生(不只是生活,而是人生);正是在歐洲這種風氣下,強調情感的電影更是容易獲得歐洲觀眾(電影設定的觀影族群)的認同。

 

德國的長照制度

長照問題在文明社會已是個相當被重視的議題,要怎樣維護被照顧者人權的同時,又不犧牲家人照顧者的人生,一直都是個難題。電影背景是在歐洲科技與人權都相當先進的國家德國,電影在講述情感的同時,最後還是用兩全其美的辦法來解決問題:制度與設備完善的安養機構,既可讓需要被照顧的人獲得妥善的照顧,又不剝奪被照顧者與親友的情感連結。

附註:字幕把安養機構翻譯成「向日葵之家」,不知是否取自金門醫院同名的安養機構。

亞洲的社會福利制度普遍沒有歐洲來得好,而且免費或便宜的資源(像健保、救護車)、沒有嚴格審核的制度(像之前網路有篇文章曾提到歐洲有些車站沒設閘門,逃票容易,亞洲人覺得這漏洞不鑽是笨蛋)容易被濫用。台灣、日本、韓國、中國都有長照制度嚴重不完善的問題,相同的故事若發生在亞洲,容易以一種「生命無奈」來做為故事的結尾。

這會讓我想起之前一部探討安樂死議題的德國電影《生命騎士》(Hin und weg, 2014),或是飾演班恩的演員所演出的另一部電影《最後的馬拉松》(Sein letztes Rennen, 2013),德國電影對於人權議題的探討,想讓每個人都活得有尊嚴、活得有意義、活得快樂、活得自主這幾點,對台灣的觀眾來說是個很值得思考的議題。

 

放手

電影的主軸放在「放手」這個主題上(前提是前面提到社會有那樣的福利制度),我們都能看到班恩是無力24小時看照甘丹的,他第一次去找爸爸時,甘丹看電視跟著烹飪,差點燒死自己,第二次帶著他一起去找爸爸,則是引起不小的騷動。

這部電影是站在那種,我們國家的安養機構是很完善的(當然也勉勵投入這工作的人有那樣的理想性,而不是純粹為了賺錢生活,實際上並不想要這樣的工作與生活),試著放手讓家人獲得妥善的照顧吧!

 

觀影感受

這類照顧智能障礙親兄弟的電影並不罕見,我在看預告時就想起由成龍與洪金寶合演的《龍的心》(1985年)。這類型的電影很多時候觀眾看的是演員的演技,若演員能成功詮釋角色,往往也很容易成為觀眾心中的經典,大衛克勞斯的演技很好,自然生動,但不知是不是過於強調肢體語言的鏡頭安排,抑或是部分對我而言過於誇張的搞笑橋段(像是把警察踢出車外),我反而無法完全投入劇情之中,始終保持著一種我是在「看電影」的距離感,但還是有享受觀影樂趣。

 

角色介紹

Movie, Simpel(德國, 2017) / 他叫簡單,他是我兄弟(台) / My Brother Simple(英文) / 我单纯的兄弟(網), 電影劇照

大衛克勞斯/David Kross 飾演 甘丹/Simpel,看電影時沒意會到,整理資料時才發現,「甘丹」不就是閩南語「簡單」發音的諧音嗎?這翻譯還蠻有意思的。

演員是《為愛朗讀》(The Reader, 2008)中的15歲男孩米歇爾·伯格。

 

Movie, Simpel(德國, 2017) / 他叫簡單,他是我兄弟(台) / My Brother Simple(英文) / 我单纯的兄弟(網), 電影劇照

費德烈克勞/Frederick Lau 飾演 班恩/Ben

Advertisements


《維多莉亞》(Victoria, 2015)跟《最後的馬拉松》的男主角。

 

Movie, Simpel(德國, 2017) / 他叫簡單,他是我兄弟(台) / My Brother Simple(英文) / 我单纯的兄弟(網), 電影劇照

艾米麗亞舒勒/Emilia Schüle 飾演 艾莉亞/Aria

 

Movie, Simpel(德國, 2017) / 他叫簡單,他是我兄弟(台) / My Brother Simple(英文) / 我单纯的兄弟(網), 電影劇照

阿克塞爾史坦/Axel Stein 飾演 Enzo,艾莉亞的好友。

 

Movie, Simpel(德國, 2017) / 他叫簡單,他是我兄弟(台) / My Brother Simple(英文) / 我单纯的兄弟(網), 電影劇照

大衛史崔索/Devid Striesow 飾演 大衛/David,兩人的父親。

演員在《偽鈔風暴》(Die Fälscher, 2007)中飾演部門領導者赫爾佐格。

話說看到班恩去汽車銷售中心找大衛時,起初我還以為大衛是同齡舊識,後是看對話才發現大衛是他爸爸。查了一下資料,演員費德烈克勞是1989年出生(現在才29歲!),而大衛史崔索是1973年出生(現年45歲),說兩人是父子是說得過去,但就看電影時的直覺來說,很難融入兩人是父子的設定。

 

為避免文章過長,更多電影情報請看第2頁。

Advertisements
部落格作者:闕小豪 作者:闕小豪

近期公告:部落格剛完成架站,版面還有許多需要調整之處,若有發現任何錯誤也歡迎告知。

Advertisement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