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城市》影評:如果放棄了追求幸福的可能性

Movie, 幸福城市(台灣, 2018年) / Cities of Last Things(英文), 電影海報, 台灣

幸福城市(台灣, 2018年) / Cities of Last Things(英文)

《幸福城市》是一部特別的電影,跟近年來國片風格不太一樣,電影全程用35釐米底片拍攝,在畫面或劇情呈現上都頗有台灣新浪潮的味道。

演員演技是強項,分別入圍該屆金馬獎最佳男配角(李鴻其)、最佳女配角(丁寧)、最佳新演員(謝章穎),以及最佳原著劇本(何蔚庭,同時也是本片導演),此外亦找來演技派的高捷尹馨,也有深受歡迎樂團五月天的石頭(石錦航)等演員。

我個人在看電影前會盡量避免獲得資訊,寫文章前甚至連海報都沒看過,事後發現如果是喜歡保持空白進戲院的觀眾要小心避開劇透,不管是影評、新聞還是電影簡介都有提到電影中的重要手法。前半段會比較不知道電影想表達什麼,後面主軸才會慢慢出現。整體而言個人覺得《幸福城市》是很值得一看的作品。

相關文章:影評 | 演員 | 宣傳

 

觀影情報

 

(以下心得談及劇情,會影響您觀賞電影的樂趣,建議看完電影再看)

 

題材:警察、異國戀情、未來科技(詳見內文);國標舞、旅館、性產業、當代文化(詳見內文)、偷情、貪汙、槍枝、派對、偷竊、吸毒(大麻等)、鞦韆

電影背景:幸福市(虛構)、新北三重、;文創樂園站、幸福旅館

拍攝場景:新北淡水崁頂五路、韓國釜山盤浦大橋

 

影評

電影架構

未來篇

導演當初在找資金拍攝電影時,找到的資金只足夠先拍攝後兩段(現代篇、過去篇),隔了一年才拍攝未來篇,不知電影是否有受於資金限制而僅能呈現導演妥協後的結果,抑或是本身藍圖規劃就是如此,會認為未來篇的表現有點不上不下,比較難感受到電影為何要做這種設定。

電影是設定成輕科技,基本上環境還是架構在現代的狀況,而把目前研發中的科技設定為已普及在日常生活中,大致上有:

  1. 自動駕駛公車(看電影時有好奇這段是怎麼拍攝的,後看專訪得知拍攝時有駕駛員,用電腦科技修掉駕駛員)
  2. 公車上每個座位皆有安裝透明面板的平板電腦
  3. 性產業採用充氣娃娃、複製人/克隆人
  4. 可使身體保持年輕的美容針
  5. 類似《鐘點戰》(In Time, 2011年)在手臂上裝設IC,主要做為辨識身分用(解鎖、支付),死後超過一小時即不可使用。
  6. 類似《星際大戰首部曲:威脅潛伏》(Star Wars: Episode I – The Phantom Menace, 1999年),可飛行執行任務的球體機器人,可打開高樓住戶玻璃窗,在可能發生犯罪狀況時第一時間抵達現場。
  7. 行動支付採指紋辨識
  8. 視覺畫面錄影系統,可從死者身上調畫面,判斷死前狀況。

 

現代篇

慢慢揭露前面埋下的伏筆:

  1. 女兒提到爸爸的那段戀情可能只是幻覺,但果真有這段故事。
  2. 前面提到冬陵老婆曾在30年前偷情,敘述過程。
  3. 冬陵為何要殺害已變成植物人的石部長。
  4. 呼應前面性工作者吞槍挑逗冬陵,冬陵跟石部長都有被迫吞槍。

電影呈現文化:

  • 台灣啤酒
  • 7-11
  • 台北101
  • 計程車

 

過去篇

這裡似乎沒有演得很清楚,但還算能理解,電影是透過青年冬陵在警局被上銬此一事,來串聯他過去的一段回憶。像我在看電影前完全沒接收任何電影資訊,我還能理解王姐登場的原因,但對於為何突然要講王姐的故事、偷車被警察追的青年為何有那麼多畫面則是相當感到不解,直到兩人同時被上銬,對話時才發覺王姐應該是少年的母親,同時也意識到這是冬陵青年的故事。對我而言這是看電影的主要樂趣,慢慢去聽導演講述一個故事,但看完電影後找資料時卻發現,有太多介紹都不斷提及『這是講述主角在人生三個階段某個夜晚的故事』,還好我都會刻意避免在看電影前獲得資訊。

 

幼年篇

第四次出現劉文正的經典歌曲《愛不要給太多》,這才發現電影利用這首歌做為每個分割片段的開頭。會認為這跟電影《范保德》(2018年)用羅大佑的歌曲《未來的主人翁》同樣都配得很恰當,也讓我這七年級生有機會去認識那個我來不及參與年代的經典歌曲。

 

重要元素:性與香菸

電影中有兩個元素大量出現:性與香菸。先講性的部分:

  1. 冬陵買黑槍的地點是櫥窗女郎工作室,有提到她為了打一劑美容針,得賠好幾個人睡,打針是為了保持美貌。
  2. 皮條客拉客,用面板秀性工作者,旅館內都是性產業。
  3. Ara 提到女性高潮,她偷竊時能獲得高潮。
  4. 冬陵目睹妻子玉芳與志偉的性愛過程。
  5. 冬陵與 Ara 的一夜情。

 

Movie, 幸福城市(台灣, 2018年) / Cities of Last Things(英文), 網路宣傳, 電影角色卡 Movie, 幸福城市(台灣, 2018年) / Cities of Last Things(英文), 網路宣傳, 電影角色卡 Movie, 幸福城市(台灣, 2018年) / Cities of Last Things(英文), 網路宣傳, 電影角色卡 Movie, 幸福城市(台灣, 2018年) / Cities of Last Things(英文), 網路宣傳, 電影角色卡 Movie, 幸福城市(台灣, 2018年) / Cities of Last Things(英文), 網路宣傳, 電影角色卡 Movie, 幸福城市(台灣, 2018年) / Cities of Last Things(英文), 網路宣傳, 電影角色卡 Movie, 幸福城市(台灣, 2018年) / Cities of Last Things(英文), 網路宣傳, 電影角色卡

香菸的部分,這部電影中有大量的抽菸畫面,另外從官網的角色卡也能看出抽菸這元素是被強調的,飾演冬陵的三個演員都有抽菸畫面、王姐是個「菸狂」(閩南語)。

電影中並沒有明確讓觀眾知道為何這兩個元素是被強調的,是哪種若在電影節或特映會放映觀眾事後會詢問導演的問題。個人的解讀是,其實有抽菸畫面的角色生活都是辛苦的、不「幸福」的(對照片名幸福城市):

  • 冬陵少年時由外婆隔代教養,對拋下自己的母親懷有恨意,還目睹母親被槍殺。中年時因不收黑錢被同事與上司排擠,妻子又外遇。老年時懷抱著仇恨,生活困頓(他曾對妻子說你哪來的錢買美容針,能看出他們的家境並不優渥)。
  • Ara 跟父親不合,靠偷竊獲得快感滿足慾望。
  • 王姐就個人理解大概是幫某個黑幫犯罪集團老大工作,警察要她供出來換取減刑,雖她不肯但老大還是不放心派殺手去滅口。
  • 玉芳心早已不在丈夫身上,但老公卻打死不跟她離婚,彼此折磨。

這邊也有點在說,對於這些人而言,幸福是遙遠的,他們紓解壓力的方式僅剩香菸跟性愛。

 

電影的諷刺

以下僅為個人感受與猜測。

1, 公車有一站名為文創樂園、櫥窗女郎工作室的名稱是文創1號:台灣什麼東西都要講文創,但很多跟文創無關。

2, 未來成年是24歲:不太確定導演是不是想表達現代人思考越來越不成熟,很多人未能擁有其年紀該有的能力,故作此諷刺設定。

3, 很多夫妻感情不和睦卻不願離開對方(放過對方與自己),寧肯互相折磨。冬陵女兒在勸他離婚時,他有說到「不希望孩子在不健全的家庭環境下長大」(大意),但這時女兒都快40歲時還用這當藉口(偷情是30年前的事,當時的孩子也有7歲左右),電影很明顯就是在諷刺他的行為。

 

觀影感受

個人比較不喜歡未來篇,但這有可能是導演礙於電影預算無奈下做了些妥協,至於另外兩篇在演員優異演技的詮釋下(高捷、尹馨都是影帝影后級演技,但在這部沒有太大的發揮),觀賞過程是相當滿足的,不管是演員演技、劇情呈現手法都很優異,尤其跟多數國片比較起來,會認為這部相當值得一看。稍嫌可惜之處大概是認為力道不夠,想表達的主題若能更清楚一點會更好。

 

主要得獎紀錄

2018年第55屆金馬獎(完整名單

Advertisements
  • 入圍,最佳男配角:李鴻其
  • 得獎,最佳女配角:丁寧
  • 入圍,最佳新演員:謝章穎
  • 入圍,最佳原著劇本:何蔚庭

 

觀賞平台

Movie, 幸福城市(台灣, 2018年) / Cities of Last Things(英文), 特映會邀請卡

這是受「牽猴子」邀請觀賞的電影特映會,觀賞戲院:台北信義威秀影城 13廳

 

Movie, 幸福城市(台灣, 2018年) / Cities of Last Things(英文), 心得速記

心得速記

 

版面介紹 | 網址規則 | 核心價值 | 引用資料

Advertisements



部落格作者:闕小豪 作者:闕小豪

近期公告:部落格剛完成架站,版面還有許多需要調整之處,若有發現任何錯誤也歡迎告知。

Advertisement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